从解决问题开始壮大──水牛书店

从解决问题开始壮大──水牛书店

时值文化议题如火如荼之际,时报出版《改变街区的独立小店》,是京都惠文社一乘寺店店长堀部笃史,面对独立书店夹击于大型连锁书店及讲求 CP 值等价值观的环境下,探讨独立小店存在意义的作品。将时空从京都拉到台湾,电子书对实体书的影响、独立书店的存废,也是争议已久的问题。到底独立书店存在的意义为何?对于街区的影响又是什幺?或许能从台湾的独立书店身上,与堀部笃史一同反思消费时代下文化的意义。

我们邀请到几位独立书店负责人,聊他们的故事,也一同寻找台湾自己的文化路。

提到複合式经营的书店,脑中第一个浮现的一定是水牛,兼容了餐厅、小农市集、书店、按摩服务,水牛的触角延伸极广,在水牛看书、用餐、喝咖啡、逛街,足以消磨一整天,如果哪天不想被购物或其他娱乐填塞生活,水牛是个能转换视角、体验生活的好去处。有趣的是,若问起水牛的营收,社长罗文嘉也不讳言,小农市集、书店、餐厅的营收是各占百分之三十,每个环节都像是在支持对方的生存似的,彷彿想稳稳地扎根于瑞安街。

水牛书店的发展史,与一般的书店不大一样。社长罗文嘉提到,淡出政治圈后,他回故乡延续之前开办的英文班,希望能帮助弱势家庭的孩子。为了让英文班能有稳定的收入,决定以种田赚取收入,而在这样的过程中,又接手了老牌出版社水牛的经营担子。「我小时候没有书店可以逛,只能去文具店,现在我有能力了,又接了一个出版社,有那幺多现成的书,就决定开一家书店,完成梦想。对我来讲,开书店的初衷是完成在自己的故乡有一家书店的愿望,因此水牛跟一般的都市书店完全不同。」

当然,在开设书店后,才发觉为何全台湾的乡下都没有书店,原因来自于缺乏消费族群,没有足够的市场来支应。当市场不足时,便没有供给。然而,就算市场法则如此残酷,单凭少数人的理想与热诚却也很难改变,因此罗文嘉决定从自身的做法开始改变:水牛书店不卖书,而是提供大家交换书籍。除了水牛出版本身的书之外,书店里都是大家捐献的书籍,并且提供以书换书,贡献一本书的人,也可以选一本书回去。

但是,这样的经营方式没有任何的收入,依旧无法维持一间书店的营运。「乡下没有市场,都市总会有吧,」于是罗文嘉回到求学时代的居所瑞安街,在这里开设了第二间水牛书店,他期盼这间书店不仅能够维持自己的营运,也能够支持远在桃园的水牛。「一开始是书店,因为我们自己种水稻,书店顺便也卖稻米;后来帮农友卖地瓜,卖了地瓜后又帮忙卖菜,因为菜卖不掉会烂掉,所以我们做厨房;除了卖菜之外,我们又卖更多的食材。现在大家看到的複合式经营,都不是计画中要这幺做的,完全是随着需求、想法,为了解决问题而改变。」

儘管笑称水牛的营运方式不符合经济,完全毫无章法,只是为了分享喜好与解决问题;但不可讳言的,水牛却是台湾最早走出自己独创风格的複合式书店之一。

要谈到书店的经营,不可避免一定会聊到近几年来困扰大家的产业萎缩。「在以前那个年代,看书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是知识性的休闲行为,但到了现代,休闲的选择太多了,读书已经排在很后面,所以整个台湾买书的人口越缩越小。随着数位产业增长,全世界都一样,只是台湾比较严重,台湾本身内需不足,加上被稀释,产业整体缩小,甚至一家书店要单靠书本维持都很困难。」但让罗文嘉觉得安慰的是,水牛书店从开店以来,每一天都有书卖出去,所以儘管卖书总额无法负担水牛的基本开支,他依旧坚持书店存在的价值。「现实环境中,书店单靠卖书是难以生存的,所以台湾的书店大多走向複合式经营。我想全世界都一样,就算像茑屋书店这样大型的连锁书店,也是从单纯的阅读走向生活化,有些书店甚至卖园艺用品、手作器物等,因此多元化的经营是必然趋势。曾经有朋友问我,书店为何要走複合式经营的路线,但是没办法,除非你要放弃书店存在的价值。我看报表,每天至少都卖掉一本书,我相信就算书店业,还有出版业,市场都萎缩了,书籍都还有需求存在。」他进一步提到对书店未来的看法,「书店像是一个文化平台、生活空间,不单只是提供贩书籍而已,它让人可以看书、发呆、跟人约好谈事情,提供约会、活动、演讲、分享、出版社办活动的空间平台。」

在所有个性书店之中,水牛的特色是结合农业,这也形成了水牛独特的风景:许多顾客来买菜之后顺便买书,或者是吃完饭后顺便逛书店。「来水牛买书的客人,就跟我们逛街逛夜市一样,觉得这一摊不错,接着就进来坐,觉得这本书不错,就顺便带回去,很多都是抱持着这样的心情。」採访的当日,我坐在店里几个小时,看着许多应该是常客的人,在隔壁餐厅用餐完毕后来到书店逛逛,店长 Ben 热情的与顾客打招呼,并与他们聊聊最近进的好书。忽然发觉,这是一种连锁书店很难提供的价值:因为信任,所以相信对方口中推荐的书籍,因为购得了一本以往较少阅读的类型的书,而将自己的触角延伸得更广。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