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师傅」长篇专访:很后悔肘击大鬍子,那是我生涯最糟时刻

「慈师傅」长篇专访:很后悔肘击大鬍子,那是我生涯最糟时刻

2010年的时候,Metta World Peace(原名Ronald Artest)跟随湖人拿到人生中的唯一一枚NBA总冠军戒指,这个冠军可比他过去几年充满争议的职业生涯珍贵多了,在夺冠之前他更多的以强硬的防守和易怒的性格被广大球迷所熟知。正是因为他火爆的性格才让他成为当时联盟里顶级的防守球员之一,同时过于暴躁的性格也让他揹负了很多不好的名声。

2003-04赛季的时候,World Peace凭藉出色的表现入选了全明星阵容。之后的一个赛季,World Peace作为溜马队的球员在对上活塞的比赛里参与了着名的奥本山宫打架事件,当时溜马队拥有Jermaine O’Neal和Reggie Miller等球员,球队赛季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冲击总冠军,但是在这次事件发生后,球队冲击冠军的希望破灭了。那仅仅是溜马队在例行赛开始后的第九场比赛,事情的起源是活塞队球员Ben Wallace被World Peace凶狠的犯规动作激怒了,随后二人的争执引起了双方大规模的斗殴。那天晚上令很多现场的球迷印象深刻,World Peace一看事情闹得很大就提前脱离群殴,他躺在了记录台上,本以为事情会这样结束。没想到的是有位球迷将装满饮料的杯子扔向了World Peace,World Peace的怒火瞬间被再次点燃,他冲向观众席抓住一位怀疑的凶手一通报复,那位球迷的脖子差点被掐断。

于是很多活塞球迷加入到了斗殴事件中,事情进一步变得无法控制,最后溜马队球员只能在保安的掩护下返回了更衣室。最后World Peace因为殴打球迷被禁赛整个赛季,并且他那个赛季全部的薪水都被扣除了,自此之后人们一提到World Peace就想到了这次性质恶劣的打斗事件。最近上映的关于World Peace的纪录片《无声风暴》里包含关于奥本山宫殿事件全程的细节,其中有现场打斗的一些影片。其实很多球迷不知道的是World Peace小时候就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这也是他易怒性格的主要原因,进入联盟后他一直在和自己的心理疾病作斗争。

World Peace出生在纽约的昆斯布里奇,他13岁的时候父母就分居了,从那个时候起World Peace就开始接受一些心理治疗,他后来在採访中表示他的易怒脾气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进入联盟后World Peace一直在配合心理医生进行治疗,这是那些很看好他的球队比较满意的一点。2010年湖人队成功复仇塞尔提克队的总冠军赛里,World Peace命中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记三分球,夺冠后他在採访中表示感谢心理医生对他的帮助。

World Peace在《无声风暴》里谈到了自己的心理问题,这和那些不敢公开讨论心理问题的人不同,他已经敢于面对这一切了,World Peace现在还没有看完整的纪录片,他想等球迷被片子内容震惊之后再看。最近World Peace在记者的专访中谈到了自己的人生历程,他分享了整个职业生涯不同阶段的感受还有那起打架事件中不为人知的细节。

记者:看这部纪录片的时候你会紧张吗?

World Peace:老实说,我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想这部片子会让我紧张的,毕竟这里面有很多以前的事情。这部纪录片能让更多的球迷了解真实的我,退休之后我没有去做很多退休球员做的工作,比如去ESPN或者TNT里当评论员,我的名声不是很好,其次我在那里没有关係。我想和Michael Jordan一样,在自己的纪录片里讲述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可能也会聊聊篮球和对自己的评价,我和Jordan不同的是我必须要在片子里讲述人生的成长历程,我想尽可能改变在球迷心中的印象。

记者:为什幺说必须和球迷讲述成长历程?

World Peace:以前社群网站还不是很发达,基本上是那些主流媒体报导什幺球迷就认为是什幺,我没有一个合理发声的管道。那个年代的篮球难免会有很多肢体接触,很多球迷都不接受这样的现实,如果是Tim Duncan那样的球员表现出很强的侵略性,球迷会觉得这样做很正常。

记者:在你的球员时代,人们最不应该误解你的是哪里?

World Peace:其实他们对我的看法都是对的,正如他们所看到的那样,我很容易发怒并且无法控制情绪,毕竟我很小的时候经常和坏孩子一起玩,长大后父母的分居对我产生很大的影响。在我从小生活的街区里有很多违法的暴力事件,比如吸毒或者打架斗殴,我从小就经历着这些事情,经历多了也就习惯了,如果有一天我们听说哪个朋友中枪了,我们只会对他感到惋惜然后就做自己的事情了。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从我生下来就注定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球迷应该接纳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我。

记者:联盟总裁Adam Silver曾经表示他们一直在关注球员的不良情绪,Kevin Love和DeMar DeRozan也多次谈到过他们经常和心理疾病作斗争,联盟对球员的心理问题越来越重视了,在你的球员时代有因为公开和心理问题作斗争而受到一些侮辱吗?

World Peace:有些媒体经常嘲讽我是疯子,如果我告诉他们我需要帮助,他们只会嗤之以鼻。在我看来有的媒体编辑都有一些心理问题,他们总是在编一些很奇怪的故事,有很多人都说我是疯子,这些类似的话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现在我不会在意那些话的,只要他们不当着我的面说就行,否则我肯定会和他们说道理,其次他们也不敢直接面对我。当年夺冠后,我在电视节目中感谢了自己的心理医生,那时候人们都觉得有心理问题是很可耻的一件事,但是我就是想告诉大家,表现再好的球员也需要心理医生的帮助。

「慈师傅」长篇专访:很后悔肘击大鬍子,那是我生涯最糟时刻

记者:我记得你说出这番话后引起了很大的迴响。

World Peace :人们都觉得我这幺说话很疯狂,我很不理解,我只是感谢了下心理医生而已。

记者:你听到多少人们对你的评价?

World Peace:有很多,即使我听到了他们说我也拿他们没办法,我就假装没听见。

记者:你真的做到了不在意那些话吗?

World Peace:也不是任何时候,有时我还是会很在意外界的评价,可能我会直接在媒体面前表现出来,人们对我的负面评价太多了,一想到这些我更容易被情绪控制而做出一些蠢事,于是人们对我的评价就更不好了,我还得儘量控制情绪避免产生更多的消极影响。

记者:在纪录片里你提到进入联盟的方式和时间让你的内心更加不受控制,这怎幺理解?

World Peace:当时那个状态下的我很容易被各种想法影响,很多事情都会让我的内心更加不安,我很容易不受控制,于是我尝试用酒精或者大麻来麻痺自己。我经常喝酒让自己摆脱那些乱七八糟的的想法,其实这让我的内心更加糟糕了。当我拿到生涯里第一笔薪水时,我放纵自己去夜店喝酒并沉迷其中,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忘记了那些痛苦的感觉,我经常在半夜里醉醺醺地回家。

记者:你什幺时候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的?一开始有效果吗?

World Peace:大概是在十三岁的时候找心理医生谘询的,我的家人因为遭遇了大火事件不得不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我们14个人住的公寓都被大火吞没了,好像不止14个人,我是和父母挤在一个三人间里,无家可归后我们在避难所待了几天。几周后,管理员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单人间,然后我们三个人就挤在一个房间里。一个月后我们又搬到了一个複合式公寓里,那里的条件比之前好了很多,之后我的父母就分居了,我开始去寻求一些免费的心理医生的帮助。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很紧张,因为很多人都会因为心理问题而嘲讽你,我鼓足勇气去找心理医生,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很不容易,我像贼一样偷偷地进入医生的办公室。

记者:公寓着火的原因是什幺?

World Peace:原因是我房间长期裸露的电线引发的火灾,之前修过几次,事发之前已经很久没有修过了,结果那天事故就发生了。

记者:当时你在现场吗?

World Peace:不在,不过我的弟弟在公寓里,幸好他离开房间了,除了我的猫之外没有其他伤亡。

记者:你有想过接受心理治疗会让你在球场上的好胜慾望受到影响吗?

World Peace: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被公牛队选中后,球队知道我的父亲一直在吃有关心理疾病方面的药物,于是他们也给我买了同样的药物。我吃过一次就不想再吃了,每当球队问我有按时服药吗,我都回答有。我将所有的药物冲到了下水道里,后来我被诊断为抑郁症后,他们一直在我耳边提各种烦心事。他们会问我还记得以前发生的一些事吗,如果我告诉他们我忘了,他们就会去问我的父母。小时候的事情我有很多都理解不了,当我老了之后我才明白许多,现在我已经没有想和别人打架的冲动了。

记者:这些事情肯定会对你造成很大的影响吧!

World Peace:是的,小时候的事情是造成我性格的主要原因之一,当我长大之后我才明白为什幺我会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和冲动的情绪,社群里很多的犯罪分子都不明白为什幺他们总是有想犯罪的冲动,比如拿着枪威胁别人。在我接受了心理治疗后我想通很多事情,我会去用理智来控制自己大脑中的不良情绪。

记者:在接受心理治疗的过程中,第一次大的突破是什幺?

World Peace:第一次突破就是我变得慢慢能接受现状,包括外界对我的各种评价,这个过程有点漫长,我也是花很长时间才完全接受心理医生给我的建议。虽然心理医生的费用很贵,但是对我很有帮助。

记者:现在想起当初的奥本山宫殿事件时,有什幺感受?

World Peace:那次打架有点戏剧性,本来这是我和Wallance之间的恩怨,原本我们之间的打斗就要结束了,双方都有很多球员前来拉架。可是有球迷拿东西砸了我,我想都没有想就打了回去,现在如果有人再拿东西砸我,我仍然会打回去,这是原则性的问题,不过估计没有人有那个胆子了。这次事件后,我的名誉受到很大的影响,我的竞技状态有了很大起伏,如果没有那次事件我应该能得到更多的荣誉。

记者:如果没有那次事件,你觉得自己还能得到多少荣誉?

World Peace:当时的我才23岁,那个赛季场均可以得到25分,也算是溜马核心球员之一,在事情发生之前我已经当选了联盟最佳防守球员,并且入选了全明星阵容、第三阵容和最佳防守一阵。在我当选最佳防守球员之前的那个赛季,我单赛季的技术犯规和禁赛场数都是联盟第一,可能就是因为这些那个赛季我没有入选最佳阵容,媒体都说我像个疯子一样。然后我入选了全明星,本来奥本山宫殿事件的那个赛季我也能入选全明星,可是事件发生后我就被禁赛了,整个赛季我都不可以再上场,这幺来看那个赛季我失去的不只是薪水,还有入选全明星和最佳阵容等许多荣誉。我的行为让球队管理层不再信任我,之后的那个赛季我只能要求球队将我进行交易,在被交易之前我没有机会上场打球,直到快半个赛季过去的时候我才被交易到了国王队,这样我又失去了一次入选全明星的机会。当时国王的战绩并不是很好,即使这样那个赛季我再次入选了最佳防守阵容。

记者:对于那些失去的荣誉,你会后悔吗?

World Peace:当然我会后悔,还有一次我很后悔的一件事是误伤了James Harden,幸亏事情的结果不是很糟糕。

「慈师傅」长篇专访:很后悔肘击大鬍子,那是我生涯最糟时刻

记者:可以详细说一下肘击Harden那次吗?

World Peace:那时候我32岁了,在湖人队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想清楚如何在Kobe身边打好球,那场比赛上半场我就得了16分。当我完成一个扣篮后,Harden从背后推了一下我,当时我就愤怒了,控制不住情绪,我并不知道旁边的是Harden。我带着怒火就做出了那样危险的动作,这可能是我球员生涯里最糟糕的时刻之一了。

记者:纪录片里提到过2004年的溜马队有很强的实力冲击总冠军。

World Peace:当然,我们有这样的实力,球队的阵容非常好,很多球队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很多人觉得我们能拿到冠军。

记者:你们肯定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赛季结束后有什幺感受?

World Peace:除了后悔就是后悔,在湖人队拿到冠军演讲的时候,我首先感谢的就是当年溜马队的队友们以及球队的运营总裁,当年我们本可以站在总冠军赛的舞台上的。

记者:人生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经历了那次事件后你跟随湖人拿到了冠军。

World Peace:事情发生后,溜马的总经理Jerry Krause多次和我谈话,他希望我能冷静下来控制自己,管理层希望我能留在球队。可是我并没有听进去他们的建议,后来球队教练James William Cartwright告诉我,我只有最后的一次机会犯错了,否则球队就会将我交易,在被交易之前篮球运营总裁Joseph Donald Walsh给了我最后的建议。他希望我能改变自己做个好球员,可惜我现在才明白这些话,当时球队十分看重我,就连Larry Bird(现溜马队总经理)都说过我的实力在当时的联盟排在前十,我很感谢那些很看重我的人。

记者:对你来说做一个好人很难吗?

World Peace:当时我还没有很好地适应联盟的环境,我有想过去海外打球,希腊联赛的一支球队曾经给我开出一份年薪400万美元的合约,我想去海外打球可能会面对更小的压力。那是在2003年年初,那段时间我退休的想法越来越重,我还拿到几份退休需要签的档案。

记者:之后发生了什幺?

World Peace:在萌生退休想法的时间里,我让自己沉浸在高强度的训练中,兴奋和愤怒的情绪充斥着我的大脑,我变得越来越无法控制。甚至我开始讨厌身边的队友和每一个人,我在训练中对队友产生了恨意,这维持了至少两週时间,我将队友看作是敌人。越来越多的不良情绪在我脑中积累,然而我只是想找个轻鬆的方式打球。斗殴事件发生之前,我的奶奶刚刚去世不久,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那时候我就想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可是我并没有真的这幺做。现在来看当初不退休是正确的做法,我的职业生涯还算不错,有很多人欣赏我,当年篮球之神Jordan都表示欣赏我。后来我在节目里陈述这个事实的时候,Charles Barkley还不愿意相信,不过这是真的,你可以在网上找到当年关于Jordan讚美我的报导。当我被溜马队交易后,LeBron James都对我的离开表示开心,这些都是人们对我的褒奖,只不过那些讨厌我的人不愿意相信。James、Jordan和Bird等球员都对我很尊重,这说明我有些的表现还是值得肯定的,2010年湖人队夺冠的时候Kobe评价我是联盟最佳防守人,能让这些伟大球员称讚的球员可不是一般的球员。

「慈师傅」长篇专访:很后悔肘击大鬍子,那是我生涯最糟时刻

记者:当斗殴事件发生多久后你意识到这次事情闹得很大?

World Peace:我是在电视上知道自己被禁赛的消息,第二天我在网站上卖衣服的时候,我的网站突然就崩溃了。当时网站增加了很多访问量,许多世界各地的网友都来买我的T恤,然后库存就不够了,可是我的资金都被冻结了,这是很疯狂的一件事。当时我还和别人一起做了一张专辑,歌非常不错,可惜专辑不能卖,这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只能进行撤资。事件发生后联盟有专人来问我很多问题,当时我的很多事情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记者:2003年拿到退休的档案后,发生了什幺?

World Peace:我告诉联盟我想退休了,他们很认真地问了我一遍,经过仔细的考虑后我告诉他们答案,拿到档案后有很多人都来关心我的状况。然后一年之后斗殴事件发生了,我本想着在2004年退休,经历很多事情后我坚持了下来,档案被我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很庆幸我没有签字。

记者:如果再回到当初,你还会在Wallance身上犯规吗?

World Peace:当然会,因为当时球队的比分还落后,我不想输掉比赛,只要比赛没有结束,任何人在我面前投篮,我都会尽力去阻止他,这是我当初打球的信念。

「慈师傅」长篇专访:很后悔肘击大鬍子,那是我生涯最糟时刻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