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霸母亲」出殡,棺材却碎成齑粉,据说此事千年只发生过一次!

「恶霸母亲」出殡,棺材却碎成齑粉,据说此事千年只发生过一次!

春节前一个月,是五柳镇的传统庙会,方圆百里的客商小贩云集小镇,十里八乡的百姓早早赶来,看大戏、吃包子,享受难得的清閑时光。

就在庙会第五天的时候,镇上一个大宅子传来唢吶声。人们交头接耳以后才知道,在京城刑部当大官的柳文涛母亲去世了。

柳文涛在刑部当什幺官,老百姓不知道,但他们听说,去年审讯贪官岳阳知府的主审官就是柳文涛。

柳文涛有个弟弟叫柳文虎,和哥哥是两种人。柳文涛自小聪明伶俐,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所以才高中榜眼,在京为官。而柳文虎从小就俏皮捣蛋,常常是把书本撕烂,跑出学堂掏鸟窝,溜兔子。没办法,柳文虎长大后只能在五柳镇做买卖。不过,背靠大树好乘凉,这柳文虎依仗哥哥在京为官,勾结地方官胡作非为,经常干出老百姓深恶痛绝的事情来。有几次差点闹大,都是柳文涛从中周旋,才化险为夷。

现在,柳文涛的老母去世,老百姓第一个想法就是:怎幺死的不是柳文虎啊。

柳文虎将五柳镇的所有店铺关门,高搭灵棚,为老母治丧。

其实,老母去世,柳文虎并没有多悲伤,而是有点沾沾自喜。因为这样的大事,乡绅谁不来弔丧?来的谁能空着手?

柳文虎正在心里盘算老母去世能收多少银子,大门口大鼓响了,灵棚里的孝子孝孙们知道有人来弔丧了,都趴下痛哭。柳文涛边哭边偷眼望去,见进来的竟是失蹤多年的老秀才巩世轩。

「他怎幺也来弔丧?」柳文虎心里一咯噔。

巩世轩和柳文虎可是大仇家。8年前,巩世轩的私塾没有交保护费,柳文虎不仅打伤了巩世轩,还要拉巩世轩唯一的女儿英子给他当小妾。英子不甘受辱,当晚悬樑自尽。巩世轩抱着女儿的尸体哭了三天三夜后,从小镇消失了。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竟出现了。

巩世轩前边走着,后边跟着柳文虎的家丁,抱着一个木匣子。柳文虎笑了,心说,老家伙终于想通了,也知道来给我送礼了。

巩世轩来到灵棚,先行大礼,然后接受孝子的跪拜谢礼。柳文虎拜过巩世轩,带着哭腔说:「老母去世……以前……」巩世轩伸手示意柳文虎住口,然后一指那个木匣子,说:「过去了这幺多年,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这是我隐居深山偶遇到的千年灵芝,据说放到亡者的棺材上,就能用此灵得道升天。我希望此事后我们化解恩怨,我还想回五柳镇办一个学堂。」

柳文虎一听喜不自禁,忙说:「好说好说。巩先生把这幺贵重的礼物送给家母,还有什幺不好说的?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巩先生的事就是我柳文虎的事。」

正在这时,家人来报,说柳文涛从京城回来奔丧了。柳文虎忙让家人将木匣子放到母亲棺材上,这才哭着出来迎接大哥。哥俩在大牌坊下抱头痛哭后,柳文涛疾步回家,见到母亲的棺材倒头便拜,哭成泪人。

柳文涛不愧为京城高官,这次回来奔丧,光治丧的东西就拉了两大车。

安排完毕,柳文涛换上孝服,跪在灵棚里。柳文虎想让大哥先去休息,柳文涛摇头说:「母亲仙逝,我怎能去休息?这些年我不在家,有劳兄弟了。」

很多乡绅听说柳文涛大老爷回来了,连忙过来弔丧,账房先生忙得不亦乐乎,礼品银子堆了一屋子。

柳文涛忽然想起,他在拜母亲的时候,看到棺材上有个木匣子,以为是老家的新风俗,就问什幺意思。柳文虎就把他和巩世轩的恩怨故事讲了一遍。当然,他忽略了英子的死。

按照风俗,七天后,柳文涛的老母就要入土为安了。出殡是最热闹的环节,庙会上只剩下卖东西的,百姓都去看热闹了。

「恶霸母亲」出殡,棺材却碎成齑粉,据说此事千年只发生过一次!

这可真是百年不遇的大丧。四个吹鼓手班子呈正方形排列,吹出不同的曲调,看热闹的人跑到这边听完,又去那边,尤其是小孩子,过年都没这幺高兴过。

巩世轩也站在远处的一个高台上,静静地望着柳府大门口。

下午申时,随着炮声,棺材被缓缓抬出。人们看到16个壮汉抬着棺材,腿直打颤,都暗暗称奇。柳家不愧是官宦人家,这棺材用的什幺好木材啊,这幺重!

16个大汉好不容易把棺材抬出大门,只走了十几步,前边的就受不了了,任凭架子头喊破嗓子,棺材还是出现了明显的倾斜。在人们的惊呼中,棺材向一边倒了下去。

看热闹的有胆小的乾脆闭上眼睛,不忍看到棺材倒下去时砸死人。

谁知,棺材在倒下去的时候,竟然四分五裂,严格来说,厚厚的棺材板几乎成了碎片,纷飞的齑粉中,抬棺材的壮汉们看着手里的碎片目瞪口呆。

让他们目瞪口呆的,还有随着棺材碎掉后滚落出来的金锭和奇珍异宝……

跟在棺材后面号哭的柳文涛哪想到会这样,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远处的巩世轩长舒一口气,转身向镇外走去。

「恶霸母亲」出殡,棺材却碎成齑粉,据说此事千年只发生过一次!

8年前,失去爱女的巩世轩万念俱灰,打算找一座大山隐居,了却残生。一日,他走到一棵大树下休息,忽然见一只像蚂蚁一样的小精灵飞到他手上。巩世轩一直信佛,从不杀生,就把手轻轻抖了一下,打算让小精灵飞走,但他却听到叫父亲的声音,声音很小,但很清晰。巩世轩苦笑一下,又想起了英子。

「父亲,我就是英子啊。」声音竟然是从小精灵那里发出来的。

「你说你是英子?」巩世轩笃信佛教,对于女儿投胎成了动物一点不稀奇。稀奇的是,投胎后的女儿还能认识自己。

英子说,她自杀后不想离开父亲,魂魄就附在父亲房樑上的一只蚍蜉身上。本来,她想能每天看到父亲就行了,结果父亲要离开五柳镇,就跟了上来。看到父亲的落魄样,英子要让柳文虎为自己的嚣张跋扈付出代价。她想带着蚍蜉去啃噬柳文虎家的房梁,但觉得那样还是不能撼动柳家的地位。想来想去,英子决定在柳文虎母亲的寿材上下手,让柳文虎的母亲死后暴尸大街,毁掉柳家的名誉和财运。

英子不知用了什幺办法,纠集了成千上万的蚍蜉,然后,巩世轩找到一个木匠,製作了一个很大的假灵芝,这些带着翅膀的蚍蜉,就藏身于巨大的灵芝里面,被巩世轩当礼物送到了柳家。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柳家老母不仅暴尸街头,柳文涛放在母亲棺材里的陪葬品也大白于天下,据说,连皇帝都没有的珍品,棺材里都有。这自然引起了其他官员的嫉妒,再加上国人天生的添油加醋的本领,皇上很快知道这件事,藉此彻查柳文涛。

一年后,柳文涛一家在菜市口被开刀问斩。

柳文虎虽然没有被抓,但母亲暴尸街头和大哥的斩首,深深地刺激了他,一天夜里,柳文虎突然发疯,一把火将柳府烧了个精光。

后来,还有好事人将这个故事编成戏本。不过,在戏本里,蚍蜉变成了狐狸精复仇。因为除了巩世轩,没有人知道那棺材是怎幺变成碎片和齑粉的。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