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们不懂挨近一点,不一定交集成诺言。」金曲奖最佳作词入

「当时我们不懂挨近一点,不一定交集成诺言。」金曲奖最佳作词入

这次第 30 届金曲奖的「最佳作词人奖」入围名单主题相当多元,有爱情、亲情,甚至是对于人生的思考,全部听完,就好像走过了生命中的每个迷惘时刻。VO 编辑挑选了其中 4 首,带你一起来听听这些细腻的作品,细细品味文字中的温度。

陈昇 〈雨晴〉

〈雨晴〉 一曲收录在《无歌之歌》专辑中,《无歌之歌》是陈昇近一年半来第四张专辑,看似多产的效率却没让品质下降,同样带来一首温暖人心的作品。

这首歌词用「外婆对我说」的情境,描述着外婆对于孙子的疼惜,希望孙子可以不要长大,以避免爱情带来的孤独与伤害。或许是因「外婆」这个角色,整首歌词有一半篇幅都是台语,让人彷彿回到古早年代,听着外婆说的故事。

只是孩子终究得长大面对世界的现实,长大后虽然听外婆的话,「不要学多情的王宝钏」,却仍无法避免自己不为爱情受伤。也许就像 这首歌的简介 所说的,「长大后,才知道每个人的爱情故事,都有那幺一点相似。面对爱情时的模样,不禁重複着一样的表情、一样的悲伤、一样的期待。」 因为曾经爱过,所以一定痛过。

这首从作词、作曲、演唱都由陈昇一手包办,由他那带点沧桑感的唱腔,唱出了每一个曾为爱受伤的故事。

小寒 〈纤维〉

一开始看到歌名「纤维」,不懂作词人小寒想传达的是什幺,看完歌词才发现,她用「纤维」这个意象,将人与人之间的关係比喻地相当贴切。

根据演唱者林忆莲引述的 联合报早报报导 ,这首歌的灵感来自小寒家中的棉被:小寒说,因为老公睡觉时喜欢踢棉被,所以早上起床都会看到地板有一层细细的白色纤维,她虽然感到生气,但 如果地板没有这些纤维,就代表另一半已不在了 。小寒之所以会有所感触,是因她曾看过一篇文章,描述小孩打翻墨水,令妈妈很生气,但后来小孩病逝,妈妈却很庆幸当时孩子在她生命中留下了墨水印。

或许我们都是纤维,在彼此相遇的那刻,偶然编织成温暖的棉被 ,又不得不面临分离,再次回到纤维的状态,不再相连。这首歌搭配林忆莲温柔的唱腔,抚慰了曾面对失去、分离的每一个你。

李宗盛 〈新写的旧歌〉

与其说是歌词,不如说 〈新写的旧歌〉 是一篇触动人心的故事,李宗盛用短短一首歌,写出了他与爸爸之间幽微的感情。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是啊,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 听到这段歌词,你是否也想起自己的爸爸呢?

李宗盛歌词里的爸爸,就很像许多典型爸爸的印象,比起妈妈会用言语来表达爱,许多爸爸总是将爱藏心中,不知道如何让孩子知道,这样的差异,也往往让人以为爸爸并不在乎孩子,很多人在成长过程当中,更不知道如何与自己的爸爸相处。

长大以后,在外打拚多年,在某个回家的夜晚,看见爸爸长出的白髮与皱纹,才突然发现爸爸老了,他已不像当年那样威严的角色。 在多少个庸庸碌碌的日子里,我们忘了回家与爸爸聊聊天,「只故卑微地喘息,甚至没有陪他失去呼吸」? 听到这句的时候,真的很难过,幸好最后李宗盛唱着「爸,请你从此安心,待在我的歌。」才又感到一点安慰。

这首歌从作词、作曲、演唱都是李宗盛一人创作,而他「边用说的、边用唱的」演唱方式,并不让人觉得奇怪,反而好像在歌中听说书人说故事,眼泪也不禁默默滑落。

宋冬野 〈知道〉

中国民谣歌手、音乐创作人宋冬野,写下这首歌词相当深奥的曲子,若要理解这首歌的意境,我觉得可以搭配宋冬野在 微博 上谈到的,他将这首歌给爱人听完,爱人递给他一段契诃夫戏剧《三姊妹》中的独白:

重複三遍的「要是能够知道就好了」,彷彿是对生命的叩问,歌词中的「反正活着的人也没人知道为什幺活着」,呼应着这个关于人生的命题。我们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幺呢?从古至今,许多哲学家都在探讨这个问题, 或许我们终其一生都找不到答案,但也或许追求解答的本身就是答案。

这首歌同样也是宋冬野一人负责作词、作曲、演唱,他浑厚的嗓音,唱出了对于人生的哲学。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