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可以打扮时髦吗?」欧加修

作为一个左派,打扮得时髦、穿设计师衣服是可以被接受的吗?又为什幺,这种严苛的审美标準常出现在女性从政者身上?美国众议员欧加修-寇蒂兹出身劳动阶级,曾为此受媒体讪笑、右派批评。但衣着不只是个人选择,更是一种政治现身。穿得时尚,也可以是替权益发声的政治工具。

29 岁的美国民主党新星欧加修-寇蒂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近来因为民主社会主义理念,在政坛声望水涨船高,甚至被誉为「民主党的新希望」。不过,作为女性政治人物,困难更在成名后。

「左派可以打扮时髦吗?」欧加修
图片|来源

一个左派女性政治家,可以穿着设计师衣服吗?为何不行!

女性政治人物常被放大检视外表。欧加修-寇提兹在许多场合穿着得体好看,竟也招致许多批评:「作为一个左派,她怎幺可以穿设计师衣服?」。一名《华盛顿观察家报》(Washington Examiner)记者更发推嘲讽:「她的外套和夹克,看起来就不像一个苦过来的女孩会穿的衣服。」 (编按:意指她的衣着昂贵奢侈。)但我们不妨想想,这样的问题,背后其实反映了两个迷思。

第一,批评者这种言论,是对劳动阶级的刻板印象。为什幺期待政治人物为左派议题发声,就必须要有符合刻板印象的穿着?欧加修-寇提兹当然反击。她说,今天无论她穿得是好是坏,终究会沦为批评焦点。这似乎是女性政治人物逃不掉的宿命。

《大西洋》(The Atlantic)杂誌记者 Annabelle Timsit 对此评论:「作为女性,她不断地因为自己的衣着遭到羞辱。反对者知道她与她代表的意义,他们倍感威胁,只能藉着羞辱她的外表,来表示她不是大家以为的那种人。」欧加修-寇提兹本人进一步回应,这也意味着,社会对于劳动阶级出身的女性仍存在许多刻板印象。

衣着作为发声工具 女性政治人物的时尚政治学

第二,穿华服不只是个人喜好,当然也可以是政治工具。女性政治人物的衣着,仅管难免成为被凝视的客体,但也有不少女性借力使力,把这样的凝视关係当成倡议理念的道具。

美国历史学者叶那芙.拉宾诺维奇-福克斯(Einav Rabinovitch-Fox)曾撰文指出,像欧加修-寇提兹一样,不避讳时尚的左派倡议方式,在美国史上并非首次出现。1909 年,美国工运领袖克拉拉.莱姆林奇 (Clara Lemlich)曾发动「两万人起义(Uprising of the 20,000)」抗争,号召数万名製衣厂女工上街抗议低薪资、高工时、以及职场性骚扰。不同于中产阶级对女工衣衫褴褛的狭隘印象,她们纷纷穿戴自己最好的衣帽上街游行。 

「左派可以打扮时髦吗?」欧加修
图片|来源

拉宾诺维奇-福克斯分析,在政治运动中以时尚衣着来倡议劳权的做法,并不意味着肤浅,而是一种自我赋权的政治策略,表达自己儘管是劳工,但仍能经济独立,不同于外界对贫穷的想像。女工也是普通人、也该被同等看待。

欧加修-寇提兹说,许多人并不看好像她这样的劳动阶级女孩会胜选,也认为她不应穿上好洋装。也因如此,当她穿上华服,看似个人选择,实为政治现身。「这就是为什幺,我在布朗克斯区、皇后区的选民要送我到这里。」

衣着即政治

生活无处不政治,衣着亦然。当我们评论女性政治人物的衣着,我们讨论的是什幺?讚赏她的衣着得体时尚,不必然意味着她崇尚资本主义,胜过左派理念。当布朗克斯出身的女孩,穿起设计师衣服,在国会山庄倡议更好的社福政策,她的选民同样可能从中得到鼓舞。

竞选期间,欧加修-寇提兹常戴金色环形大耳环,抹鲜豔红唇。对许多保守派来说,一个女性国会议员如此梳妆都可能显得刺目。但她并不在意。就像她曾说过的:「如果下次有人告诉布朗克斯女孩:『妳该摘掉妳的金色大耳环』,请告诉他,我只是穿得像个国会议员。」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