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辅法」修法正反方立院前对垒 同轰未落实辅导

「工辅法」修法正反方立院前对垒 同轰未落实辅导

(芋传媒记者赖品瑀报导)立法院将在 27 日下午继续处理工厂辅导管理法,由于预料将会对落日条款做出决定,反对修法的环团、农民、合法工厂业者,与违章工厂上午分别前往立法院外表达意见。一方主张法不用修,明年六月直接落日,一方主张要修成无落日期限,让低污染违章工厂就地合法,但双方口径一致的,是政府长期以来疏于管理辅导才造成这样的状况。

「既有的工辅法明年六月就是最后落日期限,时间到了该刬就刬、该滚就滚!不用修法!」环团、农民愤怒将稻草往立院大门丢。「一旦落日、永无宁日」「百万员工、百万生计」违章工厂业者则喊冤说是政府长期没有协助他们取得工业用地,才只好在继续农地上,表示他们只是在农地上「违章」而不是违法,「我们有缴税、有水电、有合法外劳,怎幺是违法!」

「工辅法」修法正反方立院前对垒 同轰未落实辅导10年辅导后仅46间合法 学者怒批把关者渎职

「人要知耻!」政大地政系助理教授戴秀雄怒批身边的违章工厂,居然敢光明正大出面要求就地合法,也不低调一点。「违章工厂不以违法为耻、执法机关不以执法为荣!」违章工厂跑到农地设厂本来就是错的,凭什幺要政府用全体纳税人的钱辅导其合法、帮他们做污染防制、公安设施?且工业跟农业本来就不相容,国际上没有其他国家的空间规划是让农工混杂,台湾要让这些违章工厂就地合法,等于要让空间制度、土地管理法规崩盘,包括都市计划、区域计画与国土计画都被架空,以后民众还有什幺理由守法?

工辅法在 2010 年马英九时代修法,虽提出「临时工厂登记」,已是凌驾土地、建筑、环评等法规,但至少有订出 2020 年 6 月落日的期限,但这次的修法,却是改名为「特定工厂登记」后,放宽到 2016 年 5 月 20 日前存在的工厂可以就地合法,戴秀雄指出,明显是倒退。

再者,在这 10 年间,有 7000 多家取得临时登记,但却只有 46 间工厂经辅导后成为合法工厂,反而农地上又凭空再多出了 6000 间工厂,政府到底是如何管理与辅导的,戴秀雄批,相关公务人员都应该追究他们的渎职。

「工辅法」修法正反方立院前对垒 同轰未落实辅导检举无用 彰化环团举办 29 案一间不拆

彰化环保联盟执秘吴慧君指出,彰化县 2017 年宣告「即报即拆」后,他们一共举报了 29 案新增违章农地工厂,但至今没有一间遭到拆除,最多就只是断水断电,最近他们发现彰化又陆续多了 9 个新建的农地违章工厂,显然就是业者根本不在乎现行工辅法明年六月的落日条款,而且早知道政府不敢拆,甚至还会发水电给他们。

因此经济部次长王美花说已有检举机制不需再设公民诉讼机制,但是彰化环盟大问,检举到底有何用?环境法律人协会律师郭鸿仪也轰王美花说环保法规已经有公民诉讼法律,在工辅法也订是叠床架屋,但是那些环保法规是为了污染发生后如何赔偿,跟他们要预防工厂进入农地不一样,等到已经造成污染,就算展开诉讼,就很难恢复了。

「工辅法」修法正反方立院前对垒 同轰未落实辅导合法、违章业者成本不同 难有公平竞争

面对学者、环团、农民轮番砲轰,违章工厂业者则强调他们製造数兆产值、照顾百万员工,是上游厂商的重要供应源,因此会「一旦落日、永无宁日」。台南市田园工厂创新协会陈明顺喊冤说,工业区的土地买不起、买不到,政府长期都没有帮忙处理。

「工辅法」修法正反方立院前对垒 同轰未落实辅导

但记者问到若政府提供更多的协助,是否就会愿意迁厂工业区,陈明顺却表示,既有的工厂就算退场,土地也无法做回农地,而政府新闢工业区,还不是要再徵用农地?不如确保低污染后,让他们就地合法,再者,他也问过员工意见,员工说不愿意每天多花一个小时车程去工业区上班。

「我们有纳税、有合法外劳,我们只是在农地上这件事违章了,不是违法。」违章工厂业者这样主张。

「这样我们怎幺跟违章工厂竞争!」但在反对修法的阵营中,首次有合法工厂业者现身,他戴安全帽、口罩、不愿透露姓名,指出合法业者要通过环评等层层审查,还有工业区的管理费、污染处理费要缴,这些成本违章工厂都不用成本差这幺多,根本是「不公不义的竞争力」,违章工厂以后就地合法了,还可以抢接公部门的案子,要合法业者怎幺竞争?

合法业者先生指出,拿工业区用地与农地一坪差了 8 万来估算,全台 1.4 万公顷沦为工厂的农地,等于 3.4 兆元的不当得利,更等于全台 3.8 万家的违章工厂,平均每间得利 9 千万元,这幺大一笔钱,政府怎幺可以拿来图利违章工厂,放任他们打趴正派经营的合法工厂。

「工辅法」修法正反方立院前对垒 同轰未落实辅导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