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从来不是单纯一件「好不好看」就能论定的事情

这句话好像是刷豆瓣的时候不晓得从哪位老兄的广播看到的,他原文的大意是:「一个人懂得穿搭并不是审美,它只是漂亮。审美是一个更高的层次,把穿搭当审美实在是把审美看得太浅了。」

我虽然其实也不是很了解所谓的「审美」是什幺,但是我挺同意这位老兄的看法。

很多年轻人——特别是泛绿的年轻人,经常觉得懂得时尚穿搭就是懂审美。也因此每当提到制服议题时,总是会觉得制服是对美学的拘束,觉得制服的存在抹煞了个人价值以及「对美的追求」。然而懂得穿搭真的是懂审美吗?就如同豆瓣这位老兄所言,「审美」从来不是单纯一件「好不好看」就能论定的事情。

要论何谓审美之前,先来说说为什幺人类会追求流行时尚这样的东西。

衣服的意涵很多种,除了基本的御寒和保护身体以外,衣服发展到现代已经出现了更多元的意义——它可以展现一个人的身份;一个人的喜好;一个人的知识水平以及核心思想;甚至一个时代的价值观都可以从这件衣服上道出一二。

于是当我们追逐时尚流行的时候,其实我们追的是什幺?先不论讲究风尚的成年人的心理状态是什幺,单就学生族群对于时尚的嚮往,或许可以单从学生的交际圈归纳一些线索。

学生的生活重心是什幺?分数是一回事,但是在人际方面,他们更在乎自己是否能获得大众的认可,进而进入到合适的交友圈。基于上述两点,我们可以粗略归纳学生为何打扮的原因:

一、社会认同

社会认同是什幺?意思是你在这个社群里面是否有足够的条件,被这个社群认为「我们是一国的」。于是当这个被社会认同的需求满足以后,我们才能在这个社群里型塑自己的个性是什幺。

也因此如果这个社会以某种打扮为风尚,那幺当自己的装扮跟所有人一样时,你的外型身份在这个环境就会被认同,进而达到自我满足的状态。于是为什幺人们如此积极的去追逐时尚潮流这种东西?他代表着两个意义:

    你是美的,你是前卫的。基于「美」和「前卫」,人们觉得你是高级的。 基于1,人们会拉抬你的社群地位,觉得你的社群地位是高人一等的。 因为被视为崇高的存在,所以这个社群自然会认同你跟他们是平等(甚至更平等)的,于是你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于是,当有部分学生在谈及制服议题时,他们为什幺会如见到毒蛇猛兽一样如此恐慌?「展现个性」是一回事,但是更深层的恐惧还是来自于无法融入群体的恐惧。因为自己的条件足够靠装点自己展现身份,以打入社交圈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而这样「被认同的需要」,也是师长与学生长期以来有摩擦,以及仍有不少学生前仆后继的加入这个「时尚战局」的原因之一。

然而事实上也不是每个人都会追逐时尚,当然也有很多像我这样的肥宅,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副宅样。然而即使我一个肥宅穿着朴素的T-shirt和牛仔裤走在路上时,人们并不会觉得这有什幺奇怪。

为什幺?

因为这个时代的风尚就是如此,当现代华人社会以穿西服为风尚,你穿过于显露民族风的衣服时,人们反而不能将你归类「你是什幺类型的人」。

因此为什幺当前在台湾穿衣冠(汉服)会受到非常大的阻力?原因是因为台湾的历史背景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洋派的社会,也因此他们非常能接受外来的事物。但是对于传统的事物——特别是十六世纪以前的服饰会相对陌生,而这样的不认同也加剧了台湾人对于传统服饰(或者应该说是「古装」)的排斥或愤怒。于是相较汉文化开始兴起的大陆,台湾人反而不能接受这样的服饰,因为整体大环境不认同这样的服饰,自然穿用这样的服饰会遇到更多阻力。

二、身份定位的需求

当人们的身份被社会认同以后,他们必须要型塑一个个性化的存在,让自己在这群体中与众不同。

一个人的穿着,不只意味着这个时代和地区的主流价值观,也代表着向人宣示自己的个性以及喜好,而这样的宣誓则可以找到跟自己喜好相似的人。

我喜欢彩虹小马,我就穿彩虹小马的T-shirt,找寻跟我一样的马迷;或者你喜欢文青穿搭,你可以藉由这样的打扮,找寻跟你一样文青的人。所以如果你是一个追逐潮流的人,你当然会向跟你一样的潮流人靠拢,寻找想法契合的同好,并且加强这个社群的认同感以及自己的信仰。

于是当第一点的「被视为更高级的群体」,以及第二点的「身份定位」结合起来以后,我们可以从中得知一个令人感到非常虚荣的现实——如果一种打扮在当代为风尚,而这样打扮的人如果有聚集在一起,这群人的社群地位会是如何呢?对于不经世事的学生来说,难道不会觉得这些人很「高级」就纷纷对他们抱持崇拜之心吗?对于人际圈封闭的老师来说,难道不会觉得这些人很光鲜亮丽,就特别讨老师喜欢,觉得每个同学都该跟他学习呢?

如果光是打扮这件事情就可以吸引到庞大的肯定以及群体认同,那幺光是「认同」问题,就足够牵引一群学生就竟是要在课业上奋发图强,还是花一笔大钱在社会认同上更显效果的事情?

基于社会认同与身份定位的需求,我们可以意识到的是,「打扮」这件事情它代表的是人类在社会化的过程中被他人肯定的过程。因为你这样的穿着被认可,所以你才能穿这样的衣服安然度日。

但是即使你的穿着真的在这个社会中代表着时尚尖端,你的穿着就真的有「美感」吗?你的穿着好看了,就代表你具有「审美观」吗?

显然并不是如此。

虽然身为一个艺术史含混修过的设计生,我可能没有什幺资格讲「艺术史」这件事情,但是当你了解艺术史的过程,你也等同于了解所谓的「审美」就竟是怎幺一回事。

拿绘画来说。一开始的绘画纯粹只是记录生活,或者基于一种宗教仪式,但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以及画具的进步,绘画这件事不只是记录生活,它甚至还可以是一个传达观念的东西,而这个观念反映的不只是一种纪录,包含当时的历史、对事物的观察、价值观、以及政治意识形态都会显露在这幅画之中。

「审美」从来不是单纯一件「好不好看」就能论定的事情
中世纪的圣母像

比方同样的圣母像,为何中世纪的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有这幺大的区别?

「审美」从来不是单纯一件「好不好看」就能论定的事情
文艺复兴时期的圣母像

一来是中世纪在绘画人像时,没有加入解剖学的概念,再加上当时的社会以宗教为尊,于是中世纪的圣母像从现在的眼光来看当然相对制式。然而你能说中世纪的圣母像「不好看」吗?它仍然美得很庄严,然而这样的庄严是充满神性的,与文艺复兴时期相比,这样的美感宛如我们在寺庙看到菩萨和神明的塑像,是非常庄严,但是却是有距离的。

但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圣母像为何相较起来更为生动与栩栩如生?画具的发展是个重点,另外当时的科学发展以及对于「人」本质的追求也是这个时代的圣母像更贴近民心的原因。如果单纯从一种基础素描的角度来看,我们为什幺会觉得文艺复兴时期的圣母世俗的很庄严?恰好是因为它捕捉了这个时代真实的「人的样态」,所以我们才会觉得它很美。而这样的概念则一直延续到当代的美术教育,于是我们才会觉得这种接近写实的画风是「美」的。

「审美」从来不是单纯一件「好不好看」就能论定的事情
这是委拉斯奎兹的原作

再举委拉斯奎兹(Diego Velázquez)与培根(Francis Bacon,爱尔兰画家)的教皇像做例子。

「审美」从来不是单纯一件「好不好看」就能论定的事情
这是培根的创作

如果你是一个第一次欣赏到他们两者作品的人,你可能会忍不住乾笑说:「这也差太多了!」然而为什幺明明是同一个题材,却有如此不同的风格,这要从二个层面开始说起。

技术问题

大家都有一个常识,就是现代艺术的出现始于两件事物的出现:

    印象派的出现 照相机的发明

印象派改变了世人对「写实」的定义,而照相机的出现则是取代绘画原本纪录的功能,于是当照相机出现以后,绘画的功能就因此出现了遽变。

委拉斯奎兹的教宗像是公认的神作。这是因为他写实的捕捉了这位政治人物奸诈但充满威严的样态,因此神作的地位顺理成章,在艺术史上屹立不摇。在几百年之后也受到另一位大师培根的吸引,而重製了相同题材的创作。

然而培根的这幅教宗像为何在历史上也是一个重量级的经典?显然光是一个「写实」和「记录」已经完全不能解释,在那个刚经过二战风雨的大时代下,人们的心理状态是如何影响人对于美的感受。

二、社会思潮

以十八世纪末至今的眼光来看,「美」这个东西也有可能是丑的、残酷的、让人不安的。

此话何解?

1. 君主政权的没落以及人本思潮的兴起,让人们更注重人的价值(当然这从文艺复兴时期就开始了)。

2. 基于1,人们对于价值的追求,改变了人们对于写实的定义,除了重新定义「写实」(比方不再记录政治人物而是记录老百姓),并将客观上的美更趋向一种心理上的感受。

3. 又基于2的观点,人们渴望将内心的感受反映在画布上,而这样的渴望发展到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理论出现以后,艺术家将人的潜意识,以及对当代的社会气氛表现在画布上,于是所谓的「超现实主义」就出现了。(虽然我不认为培根是超现实主义)

于是培根这幅画的价值在哪里?他精準的呈现人在一个孤立状态的困境、恐惧和愤怒,在二战刚结束的那个时代,血淋淋的反映人们对大战的不安以及像野兽般的咆哮;行尸走肉;本能反应;无能为力以及对暴力的感受。(也许还有对自己性向的坦诚吧?但是我不是很确定他的坦率到底是不是让画有价值的原因。)

如果以基础素描的角度来看,你觉得培根的画美吗?一点也不,而且还有点可怕。但是他还是名垂千史的大师,因为他的笔触尖锐的引起当时欧洲老百姓的共鸣。

于是我们回过头来说,「审美」是什幺?你以为你在审美,其实它反映的不是美,而是这个社会的价值观以及集体思想。

所以你今天把自己装点一下,你就真的以为自己了解审美?就像豆瓣那老兄所说的:「不,这只是漂亮,根本称不上审美。」你觉得你的风格是美,只能代表你喜欢这种风格,以及这个风格被这个社会公认很有质感,但是并不代表这就是「美」。因为美在历史的流变下已经不单纯只是「好看」而已,它是一个时代的社会以及美学研究的进行式,丑的东西有可能是美的,甚至任何不知所云的东西都有一定程度的美学理论在其中。

于是当你认为你打扮这件事情是对「美」的追求时,你就预设你自己的行为是美的唯一标準,而没有察觉实际上的美学比你想的还要複杂。

所以当我看到穿着很潮的老师,在自己的自媒体说要培养学生穿着品味时,作为一个不及格的设计生,我心里感到一万个惶恐。美学这种事情从史前时代发展到后现代主义,「美」这个玩意已经不只是只有「看起来漂亮」这幺简单而已,如果一个老师连对美的概念都如此狭隘,那幺当他的学生接收他的价值观时,这会对他的学生造成什幺样的影响?如果他的学生因为这单一狭隘的审美观受害,认为一切的美都是如此浅薄,这样的「美学教育」一旦被视为最高标準的存在,这样的社会价值观会出什幺样的问题?

更何况这样价值观的年轻人,他们佔了青年群体的多数,他们甚至还是社运的主力份子,推广各种社会运动以及决定各种社会政策。

你觉得这样的年轻人在执行社会议题的研究和行动时,他们会认真地研究这个社会议题是怎幺回事?还是看着大家一股脑的做自己也跟着冲?

从一些社运圈的领袖人物私底下对社运圈的批判,事实是什幺已经显而易见。

无论是「时尚」、「设计」,甚至是更深一层的「现代艺术」,它反映的不只是「美的论述」,而是一个时代的社会学的概念反映在这些作品上,只是在我们身处时间线的横切面,我们对于美学的时代意义不容易察觉,而我们的教育总是把义务教育中最基本的美学教育当标準,导致我们认为「美」只有一种标準,而不知道其实有更多让人难以想像以及解释的可能。

我不会无聊到要求大家不可以打扮,但是「美」这件事情真的没有这幺简单。对于美的体悟,我们需要的可能不是一个「开放」以及「时尚」,而是多读书以及多体会日常生活。当你对于知识、生活、生命有更深刻的感受,你就会发现,「美」这种东西在肤浅的表面上是一个时代的哲学,并真的不是只有「漂亮」而已。

本文经空心二胡同意转载,原文发表于此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