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是个陷阱,请学着饶过自己

母亲节刚过,大家刚温习完一轮「完美母亲」的各种形象刻画。从不辞辛劳到无怨无悔,甚至年轻的时候多幺美,好像不这样形容母亲就是道德不正确一样。我想为这个现象平反一下。

「完美」跟「美好」两个概念,分得清楚的人异常少,但对人的价值观影响重大。

分不清楚的原因是,「完美」跟「美好」都是一进入大脑,就马上被归类成「好」的概念,以致于大脑不习惯进一步了解概念内容。因为对行动决策来说没有差别,不觉得需要。

试想,採到野果来嚐嚐看,「甜」跟「很好吃」的食感都能决定这东西可以继续採、继续吃,我们的老祖宗就没什幺动机仔细研究甜滋滋和香喷喷的差别了,反正结论都是拿来吃。我们对概念的了解程度在找到行动决策的答案后,往往就是一片荒芜的空白,剩下的就凭感觉了。

但是就跟甜滋滋、香喷喷的野果不见得都可以吃一样,大脑放在「好」这个分类底下的概念和价值,也不见得都好到保证值得追求。「完美」就是一个备受误解,甚至被人近乎苛求地专注追求的价值。

美好的事物和感受,是人生追寻的目的,本身就很有价值。例如帮助他人的满足感,或者好天气带来的好心情。相较于美好的事物和感受,完美不是一个本身显然具有价值的概念。完美也能带来美好的感受,甚至能让事物更美好。但是完美其实是一种工具性价值,不是目的性的价值。完美是一座桥,但是我们不会在桥上久留,只会想到桥的另一端去。

完美到不了彼岸,充其量只能当个过道桥樑的秘密是:完美是一种排除性的概念。完美的另一面是「无瑕」,是否定型的概念(例如不难吃),而不是定义或描述型的内容(例如爽滑弹牙)。常见的排除性概念例如外国人、奇怪、生病,都没有什幺概念的内容描述,只是概括总称不在本国人、正常、健康这些範围之内的案例。至于他们到底是哈萨克人、无政府主义者,还是神经纤维瘤患者,一旦被排除在我们想了解的概念之外,我们就根本不在意。不能吃的野果就不用管是酸是苦还是辛辣刺激了,全部分类成有毒植物就是了。

说穿了,苛求完美并没有创造什幺新的价值,只是比较高标準的品管而已。「把全网路的资讯连结到每个使用者的搜寻功能」或者「让穷人用微额贷款改善生活」这种价值,不是完美能带给人类的。

完美的确有其价值,只是範围有其限制。讲到产品设计跟生产,高标準品管就很不错、值得追求。不过大家心裏都很清楚的事是:没有完美的产品。选择苹果,就得牺牲价格;选择小米,会有资讯安全疑虑;想选择高获利的金融产品,就等着担高人一等的风险。完美,都得拿些什幺来换。

到目前为止,完美听起来都没有毒,只是要多花一点代价取得,好像公平的很。代价评估一下似乎也很合理:多花一点钱用开採风险更高但是更稀贵的原料来打造更稳定的品质、花多一点钱让知识扎实的工程师用多一点时间把产品去芜存菁、多花一点钱用经验丰富的管理人才研发最能降低不良率的製程。当讨论的对象停留在产品或作品时,完美听起来都没有毒。

不过,打造一个完美产品的过程里,要求一个「完美的工程师」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完美总得拿些什幺来换,所以问题还得在牺牲里头找。一个经验丰富、判断精準、产出迅速、缺漏罕见,甚至还能与产品经理沟通顺畅的工程师,需要大量的时间、自我要求、资讯刺激、人际经营才能养成,而且前提是这个人既有天份、又有兴趣,还能把大把的时间精力投注在自己的专业上,最好还能牺牲个人生活。

一个完美的工程师,为了在业界追逐第一线的知识水平,视力很难维持完美。为了全程掌控生产流程,大概很难请一整年的育婴假,陪女儿从出生到学会走路。为了随时应付生产线层出不穷的状况,错过见老爸的最后一面,也可能发生。

设想,这个完美的工程师是一个母亲。她有机会做一个完美的母亲吗?完美的工程师也许存在,完美的母亲也许存在,但要一个完美的工程师同时是一个完美的母亲,即使是疲于奔命都做不到,何况还有超完美娇妻或者孝女等各种身份可以用来要求一个人。人如果把全部的精力拿来苛求完美,就没有力气追求美好了。

「完美」是个陷阱,请学着饶过自己

完美,在要求产品或作品时,是非常有益的价值;但是拿完美来要求任何人类,都是不道德的。

首先,人类的规格和任何产品的规格都不一样。每个产品都有明确的任务,例如储蓄型保险就是提供不习惯存钱的人强迫储蓄,再附加一点保险功能,而厢型车就是为了塞很多东西而设计的,不像跑车一样空间小但很流线。人类不是为了达成某项任务而设计出来的功能型产品,不能为了携带方便就牺牲整体强度,设计成折叠式的。所有的设计,都在排除跟功能不相关的条件,以便最有效地完成任务。

既然没有最有效地完成任务的评估标準,就没有完美这种品管型工具价值该插手的地方,以免牺牲对人类而言真正重要的价值,例如同情心。

再者,理论上我们可以只要求一个人在一个角色上完美,例如只做个完美母亲,不需要专业能力出众。但就连在单一角色扮演上要求完美,也是不道德的。

例如一个完美工程师难免牺牲家庭生活,一个完美母亲也难免牺牲自我,因为一个完美的角色,就是为特定目的服务极为周到的表现。当服务目的是公司或组织,完美就是要求个人无条件为法人牺牲自我;当服务目的是家庭或家人,完美就是要求个人为他人牺牲自我。把任何一个人看得比其他人还不重要,可以为他人牺牲,都不平等、也不道德。即使要求母亲为孩子可以追求美好人生而放弃自己人生的美好也一样,应该要在双亲和孩子之间找到平衡,而不是一味期待单方面牺牲。

最后,完美总不如表面光鲜,它是一个牺牲型的概念。苹果为了完美,选择牺牲价格;IKEA为了完美,选择牺牲稀有性;模特儿为了完美,选择牺牲健康。为了达成核心价值的完美,必定有什幺重要的面向得牺牲。但是人牺牲不起.不只是因为一天只有廿四小时,还因为累积的情绪和压力,必须要纾发。维持完美,是一种挖东墙补西墙,把压力从此刻累积到下一刻,寅吃卯粮,这种紧绷的状态,撑久了人会崩溃。

把对完美的要求留给事物,不要放到人身上。尤其是不要放到自己的身上。不管是挤不出母奶硬要全母乳哺育,还是沟通时每一句话都可能被挑语病,我建议得饶人处且饶人。因为每个人类都值得被宽恕。尤其是对自己和家人.以爱之名的要求往往塞满生活的每一个细节,简直是窝藏完美主义的深窟。

请学着饶过自己,容许碗盘放一整天不洗。

「完美」是个陷阱,请学着饶过自己

完美在产品或作品上的好处是:无瑕可挑。例如photoshop后腰瘦腿长、无赘肉无雀斑的模特儿,但是不保证讨人喜欢。有些特性毫不完美,但是一点都不会怎幺样,例如抬头纹。如果为了怕被看出皱纹而打肉毒,把原本温暖亲切的笑容弄僵了,就是为了完美而牺牲美好、为了恐惧而放弃爱。我们太害怕有了瑕疵就失去被人喜爱的资格,只好一味追求完美,反而没空搭理生活中的美好。

为了不被工具性价值牵着鼻子走,最好的方法就是学会判别目的性价值跟工具性价值的差别。

判断的方法异常简单:没弄好会让人感到坐立难安的事情,几乎都只有工具性价值。都在排除某些恐惧或焦虑,例如镜面上的指纹。而目的性的价值往往是一旦开始就能让人发自内心感到快乐的事,例如开启一个社区资源共享的交换平台,这种心理上的满足感。两种都值得追求,只是不要让追求完美阻碍了发展美好。

即使是以爱之名,对任何人类要求完美,都不合理。模範生是很过时的概念,完美母亲也是。如果真的难忍对完美的追求,留在对事物的掌握里,千万不要把它放到对任何人的要求上,尤其是对自己。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