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雨伞运动:业余前线採访手记

雨伞运动至今已进行超过一个月,香港人确实好不容易才走得过这一个月。在整整一个月里,各方的角力,黑、白力量及舆论压力,竟然没能将大家压下,反而令香港人站得更坚强。而笔者以公民记者身份走在较前位置,虽然没法每天都待在广场上,不过依然会在精神状态许可下走出来。以下是笔者在一个月里所拍摄的相片,希望与大家分享我眼中的雨伞运动。

十月廿九日 撑起雨伞

回到九月廿八日,催泪弹满地的一天

笔者刚好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就赶过去金钟,打开 Facebook App 就只见洗板式的流言:开枪、催泪弹、警棍、胡椒喷雾,加上甚幺黄红黑旗等……笔者一行几人就赶去购买眼罩、口罩等防备工具。还记得当时走到湾仔,满街都是警车嚮号,走进家品店,店员却说眼罩、厚口罩都缺货,只好带着安慰的脸容提议我们买伞保护自己。


当时无意拍下一位中年人单人上前持遮以身保护群众,怎料雨伞居然成为抵抗暴力的象徵

当时一行几人走到演艺学院外,第一眼所见的景象却是如丧尸电影中的逃难昼面,数以千计的群众不断向我们迎面跑,尖叫夹杂着警笛声嚮确实让人不知所措。当安置好几位女士后,笔者想到在催泪弹里拍照感觉必定「好型」,就立即带起証件跑上防线,看着不断受惊近着我跑去的人群,我不断逆人群向前走,终于走到红十字会对开防线。


迎接催泪弹前一刻,大家都举高双手以示不冲击

「嘭!
前方开始泛起一阵烟雾,迎着群众的尖叫声音与逃走,我继续逆人群方向向前走。
开始闻到一阵酸味,我赶快拍下这一刻的景象,连续按下了快门。
鼻腔内的酸味已经变得刺鼻,而且感受到强烈的乾涸感,随着不断的咳嗽而来。
最后是张不开的一双眼睛,亦不断流出泪水……」


在催泪烟里所拍摄的第一帧相片


回家细看下,才惊现防暴警察都是配有长枪,一旦不慎走火,或许我已不会存在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突然有一位市民一言不发坐在路中心,在旁市民立即向警员求助不果,有人指责警员对市民动武,但警员依然无动于衷

中催泪弹后的不适带来一阵无力感,是自出生以来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感受,原来「型」是谈不上,倒是好辛苦。卒之,笔者亦撑不下去,回头走去;而警方亦开始停放催泪弹。直至凌晨时份才再次发放催泪弹驱散人群,不过笔者已离开了,无缘经历这一场骚动。

九月廿八日,铜锣湾


似乎不少香港人都受昨晚的事件影响而走出来

十月一日

十月一日凌晨,正当大家都在路上熟睡时却冒起一阵骤雨,刚好有人召唤救护车。数以万计的集会市民却可在一分钟内让出车路供救护车通过,而且有人上前为救护员撑伞。


经过 9.28 的一役后,政府面对着庞大的舆论压力下似乎採取按兵不动策略,但场内不时有人警告「警方清场」,令不少人极疲倦却不敢入睡 (脸容经模糊处理)


因为连续假期关係,不少人通宵达旦集会,而且人潮布满主要干道

十月六日


连侬墙初步建立,市民纷纷将彩色小纸贴到政府总部外的一面墙

十月十日


金钟的集会市民

十月十三日

支持佔领的大叔只身上前与警察理论,事源警方无作警告而施放胡椒喷雾

经历黑势力突击后,有大批市民自发到在金钟道架设路障,甚至有建筑公司捐出英泥、棚竹等物资 (脸容经模糊处理)


十月十五日 抢夺龙和度,惨痛的清场行动


佔领人士一度佔据龙和道,并在隧道内架设路障。警方在凌晨三时清场,拘捕及追打佔领人士,最后更爆出七警员暗角殴打事件,并引发打压新闻自由的余波

十月十八日 旺角的声讨

因为有警员与市民对骂,最后由图中间的警长出来冷静调停,前者后来被拉到防线的后方。而个别警员为了令相机或摄录机因强光而失效,会向记者方向照射强光战术电筒,当然对现今先进的相机而言,是没有效的


经过龙和道清场一役,发生七警员殴打示威者事件,令集会行动升温。大量市民走上街头,警员严阵以待,多次挥动警棍及施放胡椒喷雾,而笔者也受了警察的一棒。在弥敦道上数以千计的市民同时咆哮着「黑警」、「警察打人」等句子,可以说是无比的震撼

不断有零星的争执,有市民指警察放犯,大批群众将警方逼退。换来的是大批反黑探员手持警棍驱赶群众,并以武力恐吓记者离开,当日有友媒记者朋友被打至头破血流


满身胡椒喷雾的警员

十月十九日


集会人士以镜作为示威工具,说要让警员看着自己执法时的样貌


(脸容经模糊处理)

分享故事一则:在旺角採访的一夜,看见一位年轻男子不断向一群「古惑叔」拍摄,并大叫着要把他放上高登起底,而「古惑叔」亦恶言相向,甚至威胁男子「出唔到旺角」。我希望大家勿挑衅意见不同的人士,不知对方底细更要紧记小心言行。

我希望大家拍摄之余请小心自身安全,同时配合媒体记者工作。虽然现今是人人单反、拍摄手机的年代,毕竟要将真相作大众传播始终要依赖媒体发放,故希望大家拍摄亦不妨让出空间予记者。同时支持记者的工作,保护记者及新闻发放,亦是对新闻自由的最大支持。最后,无论阁下持哪一种立场,我亦恳请各位尊重前线记者,对于近日有人公然袭击记者,实在是深感愤慨,并对此等野蛮行径作出强烈谴责。

若果你问:记者怕死吗?我怕,相信大家都怕,但传播真相是作为记者的天职,怕但不能退缩。


(待续)

(文、图:Zulu Lo)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可以讚好我的facebook专页: http://www.facebook.com/Zuluphotography

500px : http://500px.com/ZuluLo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