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问题不在『波波』 医院无视病人安全,医疗暴力的冰山一角

 

笨蛋,问题不在『波波』

医院无视病人安全,医疗暴力的冰山一角

     近日媒体报导高雄吴姓妇人因于阮综合医院就诊,因医院无视病人家属九次呼救,导致病人死亡一事,然而错误绝非偶然,此案医院或部分医界企图将问题推给医疗阶级体系最下层的实习医生,并且疑将舆论导向是因为波兰实习生才出错,加以汙名化最弱势的病人有毒品成瘾,为死因之一,完全转移焦点,不见反省,企图推诿卸责!此为长期制度性的漠视病人安全,是一种严重的医疗暴力,民间监督健保联盟与林淑芬立委于今日上午召开『笨蛋,问题不在波波』记者会,任何医学系的实习生都一样,依法不能独立执行医疗业务,我们不允许卫福部与医界长期漠视病人安全,卫福部应全面清查教学医院是否违规滥用实习医师,并应即日起取消违规医院之教学医院资格。

 

『波波』不是问题,问题是医疗暴力之一:强迫学徒变师父

     实习医生『不是医生』,是『学生』!根据医疗法与医师法相关规定,实习医生(包含医学系五年级、六年级的见习生clerk及七年级的实习生intern与医学系毕业后六年内尚未取得合格医师执照之人),都不能单独执行包含诊断、治疗及处方等医疗业务,必须经由住院医师或主治医师的指导及确认下,才能执行,更遑论单独值班。因此问题不在是否为『波波』,在台湾,无论是国外的哈佛医学院毕业生或波兰医学院毕业生,乃至台大医学院等,即便实习医生能力再好,都无从例外,依据相关法规,实习医生必须于实习时佩戴相关证件以供辨识,病人甚至可以拒绝由实习医生提供诊治与服务,故,本案若报导属实,该院确无主治医师值班或仅由实习医师隔空问诊开药,推给『波波』,无疑转移焦点,企图推诿卸责。
     政府是最大帮兇!全台至少156家教学医院,经由卫福部评鉴合格后,每年至少提供数千名医学生实习,而实习医生的品质与问题,卫福部却长期漠视,任由许多教学医院不负起教育责任,长期滥用实习医生的廉价劳力,强迫『学徒立刻变师父』,不仅违法,更致病人于危险之中,重挫医疗品质与教育!根据台大林煜轩医师的研究,在台湾的实习医生每週必须工作近87小时,每月值班至少十班,平均在实习六个月后均出现身心症状,如忧郁或是心血管疾病症状。而不幸的是,根据规划,今年之后,此一制度将使缺乏实习经验的医学生先以考试取得医师资格后,再进入医院实习(即毕业后一年一般训练(PGY)往前推一年),对病人安全之戕害更显严重。 
     实习医生难道会不知道依法、依能力不能值班也不能独立执行业务吗?难道不知道他们不能申报健保给付?身为医疗阶级的最底层,在这庞大的共犯结构下,我们怀疑他们有选择的权力和勇气,这就是『医疗暴力』!

 

漠视病人呼救,医疗暴力之二:病人安全沦为口号

     我们难以想像,是什幺样的痛苦,让病人家属持续呼救九次?是什幺样的弱势,任病人家属呼救九次,医师都不愿意到病榻诊治?是什幺样的制度,让医事人员漠视病人的安全?

     病人的安全与福祉是医事人员的首要之务,所有的医事人员对于任何威胁病人安全的情况,都必须慎重以对,不可忽视,更不能包庇,无论是个人的品格或能力问题,还是系统制度性的错误,明哲保身的文化,难以保障病人安全!因此在医疗纠纷处理法立法之初,我们便呼吁各界应该关心制度如何在补偿病人之际,更重要的是预防再犯的除错机制,只可惜,医疗纠纷处理法对于保障病人安全、协助医病釐清真相与预防再犯的除错机制,都欠缺周延的讨论,仅着重医事人员是否除罪与除刑的议题上打转。

     本案令人心痛的是,病人生前是如此的弱势与痛苦,医院却交由也是医疗弱视的实习医生来诊治,事后在死亡诊断书上面,更企图以病人为海洛因成瘾来汙名化病人,这种不做为与漠视病人安全的做法,是一种严重的『医疗暴力』!再度显示病人安全已经在制度上、实质上沦为口号!

 

即日起检讨实习医生教学品质,并取消违规医院的教学医院资格

     犯错绝非偶然!为保障病人安全,杜绝医疗暴力,督保盟与林淑芬立委共同呼吁卫福部,即日起全面清查全国156家教学医院,是否有违法滥用实习医生,『强迫学徒变师父』的情况,并同时检讨教学医院的教育品质与制度;在尚未釐清教学医院是否违反医疗法及医师法,及是否以实习医生之实却假主治医师之名诈领健保费前,为同时保障病人与实习医生的权利,应取消违规医院之教学医院资格,并应协助本案之病人家属釐清真相与取得救济!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