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更有效率蛋白质食物来源,目光看向虫虫

寻求更有效率蛋白质食物来源,目光看向虫虫

人口越来越多,还养了许多家禽家畜以及宠物,全球蛋白质食物需求只增不减,要怎样餵饱全世界成为许多未来学家担忧的问题,但同时也成为一大商机。每年动物饲料市场规模高达 4,000 亿美元,若能找到更有效率生产蛋白质食物的办法,想像空间相当可观,而这样的想像力就让市场把目光看向了:昆虫。

科学家早就知道,昆虫产生同量的蛋白质,消耗的食物热量远比传统肉类来源:牛、羊、猪、鸡等家畜家禽来得更少;另一方面,过去曾经为了补充家畜蛋白质,让牛吃牛肉骨粉,不仅产生道德上的问题,更成为狂牛病传染开来的元兇。那幺,是否改用昆虫来当蛋白质补充来源呢?毕竟鸡在野外本来就吃虫,牛羊吃草时也本来就会吃到昆虫,让牠们吃含昆虫成分的食物,并没有那幺「不自然」。

麦当劳正在思考是否以昆虫材料来当鸡饲料营养添加物,目前麦当劳合约养鸡场,主要使用大豆蛋白质为鸡只的蛋白质补充品,若能以昆虫取代,麦当劳对大豆的依赖性就能顺利减轻。麦当劳表示,初期测试的结果看来相当乐观,将会持续研究。

若相关研究有了正面的成果,昆虫饲养厂可能就会大行其道。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安特拉饲料(Enterra Feed)这种企业可能成为未来饲料工厂的常态,厂房内堆满了大型铝罐,里头都是过期麵包、腐坏的水果蔬菜,用来餵养无数的蛆,蛆收成之后,会经过压扁、烧烤、乾燥或榨油的程序,最后磨成粉,做成鱼饲料、鸡饲料、宠物饲料,成品闻起来就像烤过的花生。

农业公司一直以来都在寻求大豆以外的蛋白质来源,豌豆、油菜籽、藻类、细菌都曾经尝试,随着全球人口成长,加上许多开发中国家经济提升,使得人均肉类消耗量在过去 40 年间成长 50%,如今需求更迫切,蛋白质来源却越来越不稳定,全球气候变迁造成大豆市场波动,而渔业过度捕捞,使得渔获量普遍减少,造成蛋白质来源的危机。

对环境可能有重大帮助

生产肉类需要的总热量更多,要两倍的食物量才能生产同量的鸡肉,猪肉则需要 4 倍。当开发中国家人们转而吃肉,来源的鸡猪都要用大豆餵养,大豆产能必须大幅暴增,全球已经无法负荷如此庞大的大豆种植,许多滥伐滥垦森林种植大豆的做法并不能永续。畜牧业者开始呼吁,为了长期永续经营,必须开发新的永续性蛋白质来源,不能再只仰赖大豆,也不能靠越来越少的渔业,于是,昆虫就纳入考量。

营养专家很早就建议可用昆虫为蛋白质来源,不过在大多数文化中,吃虫都认为是很噁心的事,所以无法推广,就算是餵虫给家禽家畜吃,这样间接摄取,很多人也不一定能接受;此外,传统上有虫被视为骯髒,因此主管机关对于餵食昆虫给家禽家畜也仍有疑虑,害怕会不会引进过去不知道的毒素。

美国食品加工龙头嘉吉(Cargill),以及新创事业如美国农产大企业韦伯埃利斯(Wilbur Ellis)所投资的西雅图昆虫饲料商 Beta Hatch,选择先避开让人有阴影的家禽家畜饲料部分,先从鱼饲料着手,鱼本来就吃虫,让养殖鱼吃昆虫饲料不会太吓人,Beta Hatch 养殖黄粉虫当鱼饲料,由于鱼饲料供应有限,而养殖渔业又因为捕捞鱼源逐渐匮乏而正在大幅成长,鱼饲料生意可说大有可为。

目前养殖渔业使用的鱼饲料,至少 25% 是蛋白质来源,若只用穀物餵鱼,鱼的成长速度会受到影响,目前鱼饲料的蛋白质来源原料主要是鯷鱼、鲱鱼等,但随着这些鱼的捕捞量也因过度捕捞以及海洋暖化因素正在年年下降,寻求新的蛋白质来源可说更加迫切。

在水产之外,嘉吉也开始于 2015 年测试以昆虫为鸡饲料。同样是昆虫,饲养容易度也有不同,部分亚洲国家喜欢吃的蟋蟀,对食物非常挑剔,并不容易饲养,且万一逃脱,反而成为附近农田的害虫,因此,昆虫饲料厂选择的是蛆和黄粉虫,不仅高蛋白高脂营养丰富,也很容易饲养,更好的一点是,腐烂无法食用的农作物,可以拿来养蛆回收再利用,不会把腐烂食物的毒素藉由蛆传递给家禽家畜与最后食用的人类。

许多新创公司在创投资金的加持下,正在冲刺昆虫饲料领域,安特拉饲料、Beta Hatch 以外,包括荷兰的 Protix、美国俄亥俄州的 EnviroFlight 等。

人类食用昆虫已经有长远的历史,但现在不被主流文化接受,如今,昆虫食物悄悄反攻,先从鱼饲料开始,接着可能是鸡饲料,再进一步可能进展到牛羊饲料,最后甚至可能直接成为人类的食物。昆虫饲料与食物产业虽然才刚刚发展,但是对环境可能有重大帮助,由于昆虫生产食物的效率远高于牛羊,即使只是 5%~10% 蛋白质食物改用昆虫,就可能为全球省下相当可观的资源。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