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曾使病人看清事实全貌...」面对救不回的患者,外科医

如果你罹患了无法康复的重病,你会希望医生告诉你实话,还是尽力抢救到最后一刻?白宫史上最年轻的卫生政策顾问阿图・葛文德医师(Atul Gawande)沉重告白,每天跟死神拔河的医生,其实比一般人更难面对衰老与死亡。

「我们没诚恳地把所有选项摊在他面前⋯⋯」医生的责任与侷限

2013年柯文哲以医师身份公开演讲指出,「医生只是生命花园的园丁,只能让人在生老病死间活得好看一点。」跟柯文哲一样,葛文德看见临终的痛苦折磨着病患,也折磨着医生,由于背负着救治病患的责任,医生其实比一般人更难面对死亡的可能性。

葛文德以自身经历举例,当他父亲长了危及性命的肿瘤,肿瘤科医师建议进行化疗,他说:「夏天结束时搞不好都可以打网球了。」这让葛文德十分愤怒,医师为何以不切实际的希望引诱父亲?但他看到父亲微笑了,儘管病势严重,父亲还是被美好幻想牵动,葛文德顿时明白,其实自己从医十年来也是如此,无法正视医疗侷限又担心病人无法承受,所以自己也总是给予希望,不想面对救不回患者的失落。

摘自《风传媒》「我们不曾使病人看清事实全貌...」面对救不回的患者,外科医师说不出口的真相


「我们不曾使病人看清事实全貌...」面对救不回的患者,外科医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