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的过敏症状──《恶魔蛙男》(ミュージアム)

「恶」的过敏症状──《恶魔蛙男》(ミュージアム)

  近期上映的电影《恶魔蛙男》改编自巴亮介的同名漫画(共三集,台湾由台湾东贩出版),由号称最擅长将漫画电影化的导演大友啓史指导。大友啓史继《神剑闯江湖》系列让大家为之惊艳后,这一次的《恶魔蛙男》也没有让大家失望,对于极端厌恶将漫画平面的美好用写实呈现的我也不得不承认:《恶魔蛙男》不仅将漫画如实呈现之外,且真要比漫画更加精采丰富许多,看完真难掩我的兴奋之情。

  电影版的《恶魔蛙男》不仅将人物情感的深度加强,至少许多看漫画不觉得感动的片段,在电影中却能达到令人热泪盈眶的效果。加入许多细节充实人物的情感流动外,主要也更动了两个部份,让整个故事有不同于漫画的另一种表现:

「恶」的过敏症状──《恶魔蛙男》(ミュージアム)

  (一)关于雾岛早苗家的惨案背景与漫画中不存在的妹妹一角

  在电影中,将雾岛艺术家夫妇的惨案兇手设定成他人,让兇手的「恶」的过敏症有了解释的背景;并经过妹妹一角,更改漫画最终开放式结局的状态。

  (二)开放式结局的转变

  在漫画中结尾是警视厅搜查一课警部补关端浩三去探看已经重伤在床无法动弹的蛙男,离去时忽觉背后有一股凉意般,像是兇手坐起,盯着他背影说总有一天也要要将他收入博物馆陈列之中。

「恶」的过敏症状──《恶魔蛙男》(ミュージアム)

  在漫画的表现手法是,恶人为蛙男一人,以一种变态快乐犯的手段将被害者们都列入自己的艺术收藏。在电影里明显弱化这一块,儘管也在最末男主角泽村潜入蛙男家后的段落,从蛙男的口中也提过几次,但并不明显。接续上面提到主要更动的部份,这样属于蛙男一人的「恶」,变成了一种恐惧之后潜移默化的过敏症般的存在。特别是最后泽村陪妻子去看儿子的运动会活动,观众可以透过缓慢聚焦的摄影镜头,看到儿子不明所以的开始抓痒,似乎暗示着雾岛的「恶」像种子一般,藉由过敏症在泽村的儿子心中开始发芽。

「恶」的过敏症状──《恶魔蛙男》(ミュージアム)

  同样是使用开放式结局,但是两种的深度与恐惧感截然不同,这也正是电影版迷人的地方。对于漫画改编电影版,总担心碍于时间有限会漏失些珍贵的段落,但在这部里头精确的将一些不那幺必要的剧情删减,如:卖枪的擦鞋先生与泽村的複杂恩情关係(其实不太必要,漫画里也讲得不清不楚)、折磨的细节(没有预期的那样可怕)。在其中补充了漫画所缺失的情感部份,并数次使用情景一旁的青蛙特写镜头表现雨天「蛙男」的意象。

「恶」的过敏症状──《恶魔蛙男》(ミュージアム)

  不仅如此,电影版更将漫画没有办法呈现的「声音」做得绝妙,不仅是人物角色的话语(特别是蛙男装里的声音)、惨叫尖声喊叫(任何情绪性的声音)、背景音效(水滴、脚步,所有细节都做得非常到位),最经典的莫过于闯入蛙男家时,从悄悄的脚步声(清脆的喀叩带来紧张的情绪)缓缓接近乐曲的来源,地下某处正播放强烈宏亮的古典乐曲,开门查看时突然宣洩出来的音量阻绝了任何声响,正是这样丰富响亮的声音,反而让整个电影失去防御突如其来出现的能力,更让观众们绷紧神经害怕不知何时会出现的另一个角色(背景音乐太大声,无法预期另一个角色的动向)。

  总的来说,无论是基于惊悚恐怖的推理剧(有点血腥就是),或是漫画改编电影,电影《恶魔蛙男》的精采程度绝对超乎预期!

电影资讯

《恶魔蛙男》(ミュージアム)-大友啓史,201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