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不是免费的 第三世界生产国正为「快时尚」付出代价

「快时尚(Fast Fashion)」指时尚零售业的一种供应链管理方式。为了促进生产线以最快、最便宜的方式跟上市场最新流行,零售商将时尚趋势从传统的伸展台,延伸到了店内橱窗,压缩服装设计到贩卖的期间,甚至可以在一週内就推出许多新产品。对零售业者来说,快时尚是新世代突破性的商业模式;对消费者来说,时尚不再是高档的代名词,购物的选择变多了,价格也更亲民。

衣服来自哪里

全球化市场中,衣服是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製作完成。抽取纤维的植物(如棉花)很多种,来自中国、阿尔巴尼亚(Albania)到辛巴威(Zimbabwe)都有可能,光是一件牛仔裤,就需要来自不同地区的棉花。製造线在60年代从北美跟欧洲等已发展国家转移到工资较低廉的发展中国家。现在我们会看到「中国製(Made in China)」标籤,其实并不完全,因为有更多的国家没有被列在上面,例如设计衣服的国家、採收棉花的国家、製造国家、零售的国家等等。

「快」不是免费的 第三世界生产国正为「快时尚」付出代价

原本以季节性介绍新产品为主的传统,现在被打散了,业者间互相竞争,增加更多生产短线,平均每件衣服的週转时间大幅缩短,大量低品质的衣物被消费者快速的消费、丢弃。最终製造一个恶性循环的迴圈:来自已开发国家的製造商,在地球另一端的生产国留下污染的环境、更加弱化的经济体系。

「快」不是免费的 第三世界生产国正为「快时尚」付出代价

英国作家奥立佛.鲍尔奇(Oliver Balch)曾谈到快速时尚品牌带来的资源浪费。在街头我们可见各慈善团体提供旧衣回收箱,鼓励民众将用不到但仍堪使用的衣物乐捐出来,然而,鲍尔奇质疑,这些被丢弃回收的衣物最终将流向何方?是否送到真正需要人手上?这回收流程当中是否又有商业利益可取?皆将是另一个问题。

「快」不是免费的 第三世界生产国正为「快时尚」付出代价

这种「购买衣物—抛弃(或回收)—再购买」循环消费模式,显然不是最好的方法,不仅会间接破坏生态,还会产生对生态环境、生产国经济的问题。

如何解决环境问题?

近年时装界开始建立「无毒生产」(Detux)的概念。来自义大利的知名时装品牌班尼顿(Benetton Group),秉持品牌对社会的承诺、对环境的关注力和企业道德责任等核心价值观,在2016年获得推广全球环境议题的国际性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的「2020品牌去毒计画」之最佳表现。

班尼顿认为消费者对购买的商品是否残留化学毒素有知的权利,因此他自2013年开始于将产品生产过程所使用的化学药剂透明公开。虽然业界对此专案持有疑虑,认为它提倡的「无毒」概念不可能被完全落实,也不可能做到整个供应链100%透明公开,但目前全球仍有19个品牌加入此计画的行列。

除此之外,班尼顿也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产品运送包装过程,尽量做到绿化,例如使用通过森林监管委员会(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 FSC)认证的「森林友善」牛皮纸袋,可100%回收分解,以及优化企业物流系统,减少20%的货运车辆班次,相当于约511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慢下来,更有创意

时尚产业,其实很大部分反映了全球经济的问题。近代时尚产业的发展跟全球化脱不了关係:棉花是殖民地时期主要交易物品,进入工业化时代,为降低成本设立跨国成衣工厂,进入20世纪后,人们穿着主要受美式服饰影响。

全球化看似让劳动力做最适分配、商品更快速流通,但并非不须代价。正如2008年英国社会运动参与家Kate Fletcher所说,「快」不是免费的,第三世界的生产国、周遭的环境、甚至自己的健康,都在付出代价。

时尚界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提倡「慢」的设计。例如英国时尚设计师Vivien Westwood 说:「少买一点、好好选、好好保存」(Buy less, Choose well, Make it last),创业家Safia Minney也认为,慢下来的设计加入永续的概念,能激发更创意、更有前瞻性的作品,也创造更公平的交易。

用速度和山寨辗平风格的差异:「快流行」的社会动力学考察你是「Uniqlo派」还是「H&M派」?其实都不重要每年可催生数兆美金的时尚产业,因「快时尚」而成了剥削和汙染的悲惨故事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