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届戛纳电影节

第69届戛纳电影节
第69届戛纳电影节

荣获金棕榈奖的导演 Ken Loach 说:「在影片《I, Daniel Blake》中,我们试图表现形形色色的日常生活中戏剧性的一面。」

Ken Loach 曾于 2006 年凭藉《The Wind That Shakes The Barley》一片荣获当年的金棕榈奖,如今,他已成为少数双次摘得金棕榈奖的导演。这位英国名导先用法语表达了对电影节以及拍摄团队的谢意,然后用母语作出如下感言:「我们当前所处的新自由主义世界很有可能会导致一个灾难性结果。我们有可能,也有必要创造另外一个新世界!」

而因《Juste la fin du monde》(It’s Only theEnd of the World)而获得大奖的 Xavier Dolan 说:「我希望我的影片能够让人们愿意同家人交流。影片的主旨是从细节中重新认识彼此。」

他在获奖感言中说:「感谢戛纳电影节、Thierry Frémaux、我的製片人 Nancy Grant 和让我发现了这部剧的 Anne Dorval。感谢评审团感受到了影片的情感。把自身的情感传递给别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暴力有时是一种吶喊,一种杀人的材料。我多幺希望不会让 Jean-Luc Lagarce 失望。所有我们在生活中做的事都是为了被爱,被接受,至少我是这样。我长得越大就越意识道被理解有多难。我知道我将来拍的电影必须和我相似,不妥协。我知道,就像两年前一样,现在这个时刻将改变我的生活。就像 Anatole France 所说的:「比起冷漠的睿智,我更喜欢激情的疯狂。」

第69届戛纳电影节

今年颁奖典礼的开场很有意思,在一段诙谐的爬楼梯的影片后,主持人说:「我低估了要爬的楼梯有多少了,你也是,你需要有力气、有时间、有勇气、有希望来爬这些楼梯,而且不论我们有没有被绊倒,或者很有耐心的爬,或跌倒,浪费了很多时间,都没有关係,只要我们没有被打倒,而且坚持住目标,而现在,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步,所有的事情都有结束的时候,再棒的盛会,再炙热的爱情,再短暂的爱,短的故事片,所有的事情都会结束,甚至约会都有结束的时候,而影片也有结束的时候 … 总之,结束就是成长的开始 … 而家人就要团圆,才会美好 … 但是今晚谁才会真的抱着美好的结局呢?」是啊,所有的事情都有结束的时候,也不会每个人都能获得最后的圆满,但是只要真正努力过,就不会后悔。

而今年抱着美梦回家的得奖者就是:

长片:
金棕榈奖:  Ken Loach 执导的《I, DANIEL BLAKE》
大奖:  Xavier Dolan 执导的《JUSTE LA FIN DU MONDE》(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最佳导演奖: 影片《BACALAUREAT》(Graduation)的导演 Cristian Mungiu / 影片《PERSONAL SHOPPER》的导演 Olivier Assayas
最佳剧本奖: 影片《FORUSHANDE》(The Salesman)的编剧 Asghar Farhadi
评审团奖: Andrea Arnold 执导的《AMERICAN HONEY》

最佳女演员奖:
Jaclyn Jose,以表彰她在 Brillante Mendoza 执导的影片《MA‘ ROSA》中的出色表现。这是一部菲律宾的电影,讲述一个平凡的家庭有 4 个孩子并经营杂货店,因为收入不足而非法贩卖毒品,后来被警察发现,被要求交封口费,最后父母被关,而四个孩子是如何脱离困境并救出父母的。

最佳男演员奖:
Shahab Hosseini,以表彰他在 Asghar Farhadi 执导的影片《FORUSHANDE》(The Salesman)中的出色表现。Shahab Hosseini 是伊朗的着名演员,而这部影片也获得了最佳剧本奖。

技师奖:
法国视听高等技术委员会 CST 决定把凡尔根艺术家 – 技师奖(Prix Vulcain de l‘Artiste Technicien)颁发给:Seong–hie Ryu,以表彰她在 Park Chan–wook 执导的影片《MADEMOISELLE》(The Handmaiden / Agassi)中充满灵感的艺术指导。

短片:
金棕榈奖 Juanjo Giménez 执导的《TIMECODE》/ 评审团特别奖 João Paulo Miranda Maria 执导的《A MOCA QUE DANCOU COM O DIABO》(The Girl Who Danced With the Devil)/ 金摄影机奖 参加本次导演双週的由 Houda Benyamina 执导的《DIVINES》

第69届戛纳电影节

第69届戛纳电影节

第69届戛纳电影节

记者会中的精华

以 George Miller 为主席的长片评审团于週日晚在第 69 届戛纳电影节颁奖仪式结束后同媒体进行了长久的交流,非常有意义,因此节录如下:

George Miller 评论评审团的工作:「我们考虑到了电影的新意、完整性以及导演的品质。我们进行的所有辩论都让人精疲力竭,但我们都很高兴能有幸参与其中。作为评审,我们获得了一段奇妙的体验,严谨而又有干劲地完成了工作。用激情和诚实来工作,我们感到很光荣。」

Donald Sutherland 提到获奖名单:「我们把自己一片片建构起来的成果整个儿呈现出来,就跟一个拼图一样。我们在这里一起完成的一切,在评审团里所有的这些辩论,每个人听取的他人的意见,这些都会让我怀念。能够有幸看到评审团的每个成员是如此了解电影,这真是太棒了。每个人对电影艺术都拥有非凡的见解,我很欣赏这一点。」

Mads Mikkelsen 提到 Jaclyn Jose 在 Brillante Mendoza 执导的影片 Ma’Rosa 中的表现以及女性在电影中的位置:「Jaclyn Jose 是一位出色的女演员。她的角色不是配角,而是主角。在未来几年里对于女性问题将保持同样的答案。我们希望我们提出的官方评选是因为每一部影片确实都很棒而入选,而并不是因为导演的性别。」

Arnaud Desplechin 提起自己的评审经历:「我感到很高兴。就好像戛纳电影节给了我机会,让我又做回电影专业的学生。」

László Nemes 提到 Xavier Dolan 的影片《Juste la fin du monde》(It’s Only the End of theWorld):「我非常高兴能观看这部影片,它有着非凡的雄心,这是一次感人的旅程。」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