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问题是出在⋯⋯

笨蛋,问题是出在⋯⋯

蜜蜂大批消失,我不知道新闻上出现「废文组」争议,并纷纷引述日本杂誌《中央公论》提出「国立大学文系不要论」时,是否让萤幕或报纸前某些人眼前一黑,以为又有什幺要从此不见。

但也只是这样。新闻变旧闻,迟迟没有下闻。(其实是率先引起此一争论之文部科学大臣曾开记者会澄清。以为表达错误。),但这样就够了。多值得吵,那绝对是热议题,永远有得说,看PTT和各大论坛就知道,甚至网路还没普及,我们的前辈早战翻天了,二十世纪六零年代,在英国,C·P·斯诺曾引发两种文化(The Two Cultures)之论战。C·P·斯诺在相关演讲与着作中以「人文」和「科学」为分类,指出其个别的矛盾,又点出对垒的态势。我好奇的不是这议题竟然可以战,而是他可以战这幺久,半个世纪过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可以战文理,比男生凑在一起就是聊当兵还正常,像问候天气,起手势一定是「我念理组我超强」、「废文组的时候到了」⋯⋯

很奇怪的是,明明是这样值得讨论,正反都能迅速站上打击火线上随便就让赛局拖长到九局的局面,看似容易切入,却为什幺,真的也让他们拖到九局?提出以「战文组」为主题后,这却成了《外边世界》创刊以来最长一次等待,交稿期限被拖得非常长,有一度我以为根本不会有人交了。

「快出对子对死他啊。」第四台唐伯虎点秋香的台词在夏日午后重複一百次,e-mail信箱等不到一篇稿子。

为什幺这样没有门槛的,谁都可以跳进来等待挥棒的事情要等这幺久呢?收到稿子后,我忽然明白,因为,「找不到一个具备立即且有效性的打击点。」

「笨蛋,问题是出在⋯⋯」

多想用一句简单的陈述就把问题回答了。可话说了一半,出现三秒钟的停顿。就因为,也许他根本不是问题,但偏偏是问题,为什幺人类会这样思考?为什幺人们要废文组?为什幺人们要战文理⋯⋯

问题是出在⋯⋯

直观的,背后理路迂迴的,导向性的,从个人心理、社会制度、阶级分配到大历史走向,可以讨论的太多太多了。

你可以说,问题是出在教育,什幺时候背诵成为主导,失去背后的思考和逻辑观之养成,一个被养坏的胃口和脑袋当然出现营养不良的面貌。而是怎样的教育,让一个人连基础的逻辑思考都无法建立,但那又岂关于类组的选择?

你可以说,问题是出在社会的构成与追求,当功效与速度为导向,人们要求「可见」,当竞争变成以国力、以生产总值或出口净值等等以数字呈现,当「现代化」成为「高科技」、「实用的」、「问题的有效解决」之代称,你如何将不可量化、不可见之「精神」、「素养」、「文化」、「美学」放在同一个天平上秤其轻重?

你可以说,问题是出在⋯⋯

问题太多太多。

笨蛋,问题也许出在,我们终究只是笨蛋而已。

我们擅长的,是去责骂别人是笨蛋。是去废除什幺,是为自己是什幺沾沾自喜。但别人是笨蛋,并不能证明自己不是。证明自己不是或是,也不构成选读什幺组别就表示优越与否。

主要是,文组理组,这完全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分类。我们只是想要把别人圈在那个框框里而已。方便贴标籤,让别人有形状可以描绘。却不知道,我们也正把自己困住。

我们也许都是笨蛋。

这一期《外边世界》,让我们笨的聪明点,或聪明的笨下去,一起聊聊「战文组」这件事情,伊格言大砲巨舰,专挑点打,从论述方法战到立论基础,很有事,欢迎参战,但前提是,先把文章读懂。张耀升召唤成长记忆,〈想我理组的兄弟们〉描绘站在人生的分歧点上从此四散的文组理组同学们此后人生抛物线发展,是追忆,更是见证,直指教育缺失和类组得与失。柏青〈为什幺LV、Chanel、Burberry一楼橱窗总展示包包〉天外飞来乱,其实是藉时尚流行重新思考凭藉「分组」便能争优劣此一思索之荒谬。

但那有用吗?

装睡的人叫不醒。「问题是出在⋯⋯」,也许问题出在,我们需要的,从来不是答案,我们只是想让别人成为问题。那就是我们要的答案。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