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医生变病人许君相癌后重生珍惜当下

实习医生变病人许君相癌后重生珍惜当下实习医生变病人许君相癌后重生珍惜当下实习医生变病人许君相癌后重生珍惜当下实习医生变病人许君相癌后重生珍惜当下实习医生变病人许君相癌后重生珍惜当下实习医生变病人许君相癌后重生珍惜当下实习医生变病人许君相癌后重生珍惜当下

重获新生的许君相,“癌”过之后仍不能掉以轻心,儘管如此,他已过回正常人的生活,按时上下班,偶尔有突发情况也要加班。

对于他,未来会怎样,他不会去想,重要的是投入到当下的生活。

从发病到康复,许君相一共经历了5年与疾病对抗的日子,他被诊断出患上慢性白血病的时候,其实还是一名在韩国全南国立大学就读医科系的学生。

据了解,他是在2011年获该大学一名肝脏科教授的奖学金,得以到韩国深造,不料在异乡追求梦想的时候突如其来发病,从原本帮人看病的实习医生,转换身份变成躺在病床上打针吃药的病人。

骨髓基因持续突变

许君相忆述:“2012年的某一天,我在医院实习期间,右大腿突然抽筋令我无法站立,那时,院方即刻安排帮我验血,结果检验出我的白血球指数严重超标。”

许君相透露,一般人的白血球指数是介于4至10,可是他的白血球指数却高达1万多,儘管出现这样的异常情况,他当下并没有意识到如此严重程度。

“那时打了舒缓神经肌肉药剂后,我以为没事了,可是过了几天抽骨髓检验,报告出来证实我是骨髓基因突变。”

有鉴于那时是发病初期,医生建议他以口服化疗药物──基利克(Glivec,一种治疗血癌标靶药)来控制病情,他便依照指示持续服药,与此同时仍继续他的学业。

不过,许君相试吃上述口服药物2年后,基于药物起不了作用,其骨髓基因持续突变以及药物不便宜的因素,最终选择停止服用。

那期间,他的身体并没有出现特别不适的状况,直到2016年顺利完成学业,与他共处几年的疾病再次变得“不安份”。

“按照当初申请奖学金的条件,我原本应该留在韩国帮助教授的,可是那时候我感觉全身非常不舒服,在获得教授同意下,我才提前回到马来西亚。”

癌末需靠吗啡止痛

他透露,教授之后推荐他到新加坡莱佛士医院任职,不过,好景不常,因为就职半年后,他的病情再度复发,而且情况较早年发病时更严重。

“那时,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疼痛,痛感从后脑勺直达颈椎,才走几步路就不断口吐白沫,唾液也不受控制一直流下。”

他指出,当时的检验结果显示,他的骨髓基因突变已超过了80%,换言之,在这个层面已来到了末期,必须即刻进行化疗。

通过辗转的安排,他最终选择在新山苏丹后阿米娜医院(中央医院)接受化疗。

“当时有整一个月的时间,我几乎每分每秒都在痛,躺在床上也拚命挣扎,必须靠吗啡抑住疼痛。”

在医院躺了三四个月,即化疗进行到第四阶段时,医生基于他无法再负荷而宣告停止治疗,换句话说,此时他的生命已处在“高危”阶段。

入住休养中心 失自理能力最难熬

许君相说,2017年3月,他的病情急转直下后,在无计可施下,家人唯有将他送往照护临终病人的一家休养中心疗养。

入住休养中心的首3个星期,他完全失去自理能力,除了大小便不受控制,还大量出血,情况可想而知有多危急。

回想这段经历,许君相说,或许是因为拥有医学背景的关係,儘管面临随时失去生命的现实,他并没有因此气馁或沮丧,但失去自理能力的那段日子,的确是他生病那幺久以来最煎熬的时刻。

“我是基督徒,那时除了祷告也多亏牧师和弟兄姐妹的鼓励,而我也听取劝告,在中心好好休息不让身体累垮。”

停止化疗及身体出现激烈反应时,事实上,医生对许君相的病已拿不出任何方案,就在大家以为他只能“等时间”的时候,有一天,医生问他是否要试用一种称为尼洛替尼(Nilotinib,一种治疗治疗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新一代标靶药)的新药,没想到这项建议令他濒临凋谢的生命出现了转机。

试新药出现转机

“试用新药才一个月,我的血液报告好转不少,而且,本来躺在病床动弹不得的我,一个月后就可以下床,拄着拐杖行走。”

病情有起色后,许君相开始感到无聊,除了上网下载大量的医学资料充实自己,偶尔也到教会所开办的U TURN社区关怀中心弹钢琴,并与中心照护的单亲家庭孩子们互动。

“我偶尔到那边跟人聊聊天,纾解一下心情,尤其是和小朋友接触后,心里更感觉十分喜乐。”

患者病恶化闹情绪  半夜赶到中心支援

许君相指出,他在休养中心,负责跟进临终病患病情的医生,一星期大概只去1天,因此,许多时候是由中心内的护士以及病人的家属在照看着病人,而他在负责医生不在的空档,就扮演了各种协调和教导的角色。

“我生病时,自己也感同身受过,一些护士在给病人插管的时候比较粗鲁,所以,我就教导应该以何种方式来处理,减轻病人的痛苦。”

此外,拥有丰富医学知识以及“经验”的他,也知道哪种药方适合哪种病人,以及病人应该摄取哪些营养,这些他都会一一教导护士和家属。

“包括病人和家属的情绪,我都会以我的经验来处理和帮助他们。”

他说,有时病人三更半夜病况恶化或者闹情绪,他也会赶到中心了解提供援助。

对于现在的生活,他相当满足,并指:“以后的东西不必想那幺多,我以前学医就是为了帮助人,现在有机会我就去做。”

康复回返休养中心  “过来人”身份助临终病患

入住休养中心半年后,许君相很幸运地能够健康“踏出”这个临终休养之地,并以“新的身份”“踏进”中心。

原来康复后,学医的他以“医生”及“志工” 的身份回到方舟,藉着自己“过来人”的经验和医学背景,帮助同病相怜的临终病患,也给予病人家属和中心的护士一些提点。

许君相说:“以我的情况,虽说是康复了,但现在仍需要继续服用尼洛替尼,若到医院工作,怕是工作太劳累再度影响我的健康,所以,医生当时也不建议我回到医院上班。”

因此,目前的他周一至五都逗留在中心提供各方面的协助,周六则到社区关怀中心教导中心的孩子学习英语。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