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订便当开始的网路造山运动——专访新浪网共同创办人蒋显斌

从订便当开始的网路造山运动——专访新浪网共同创办人蒋显斌

新浪网共同创办人蒋显斌这幺描述 20 年前的网路,仍像未知的宇宙,简单的一小步就足以在后来形成巨大效应。

那时还是数据机拨接的年代,如同新生儿的呜咽却将敲碎世界藩篱,许多新兴公司前进学校招生,勾勒「www 改变世界」的大好前景瀰漫在西岸校园,吸引许多已然预见未来的菁英学子奋不顾身解开网路的谜底。微软因应网路崛起重新定义产品,Yahoo 刚从基金会晋级商业公司,Google 两年后在加州另外一座车库破茧而出。

刚自史丹佛大学机械所毕业、正準备飞到东岸进入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实现建筑心愿,蒋显斌却被学长拉到朋友家里,在热烈气氛盈满整座屋子中,孵育更无远弗届的梦——他们即将成为运用网路改变华人视野的第一代,成为「造山运动」的一员。

现在坐拥 6 亿注册使用者的新浪网前身,真的始自一件「小事」。我们专访蒋显斌,请他带我们回顾那段岁月。

从便当到新闻

那年各自等待入学或求职的空档,三人团队抱着玩票心态探索网路的可能性。他们锁定大企业无暇顾及的台湾人市场,採取最直接而实际的方式:发问卷、找问题,发现令异国学子最痛的是,吃不到家乡味。

找了校园附近由台湾移民开设的中式餐馆「战略合作」,蒋显斌徒手敲出订购网页,每天四菜一饭,供学生订餐,下午列印订单传真给餐馆,金流、物流服务付之阙如,就由老闆娘傍晚亲自提着大量便当到校「货到付款」;而现在非常普遍的 email 认证,是因为太多学生订餐后却放鸽子才设计的机制。

原始粗糙却富有实验精神的订餐网站,本来生意蒸蒸日上準备扩大规模,却在一个月后因硅谷掏金热导致房租飙涨 40%、老闆娘迁居而结束。蒋显斌笑说,「如果继续做下去,搞不好从此我们一路就变成全世界最大的餐点 O2O 公司了。」

订便当这件民生「小事」,20 年来却几乎没人做得好。不过这次的经验,已足以揭开新浪征服华人世界的序曲。

本来只是「玩玩看嘛」的他们,对网路的魔力上了瘾,决定再接再厉,一样以电子邮件调查,但扩大到北美台湾与中国同学会。排除「吃」,大家最大的困扰是无法即时收到家乡新闻,毕竟当年报纸、电视仍是最主要的资讯传递媒介,但送到海外时都已成过期旧闻了,即使连上网路,中文也都会变乱码。

他们立即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三人兵分两路,学长窝在实验室编写将中文图形化的程式,蒋显斌则返回台湾与主要媒体洽谈内容合作。那时媒体高层对网路几乎一无所知,即便出版系统也都还是「剪刀浆糊」土法炼钢的做法,他还得用「侨民服务」的理由说服中央社让他们把新闻摘要放到网路上。

为了配合美国东西岸横跨四个时区,他说,「每天早上 4:30 起床接收新闻,再半手动发布新闻」,成天浸泡在工作中但甘之如饴,不到一週就成为北美地区最大的华人新闻网站,而后陆续增加交友、职缺媒合等功能,并拓展到电子商务,与新东阳合作贩售月饼、牛肉乾等等,让留学生朝思暮想的家乡零食。

只是,随着规模急速扩大,如同许多学生就着学网创业意外成功,他们摆在实验室的伺服器也因流量暴增被老师拔掉插头⋯⋯

这是一个「不再只能玩玩」的讯号,尤其是三个创办人分别向自己所有一等亲「义务型天使」借钱借过一轮后,真正的硬仗才正式开打。

断后路、找资金,硬仗开打

很幸运的,旅居硅谷多年的宏碁共同创办人邰中和,爽快答应借出 3 万美金,伺服器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做为创业前辈,他不五时就打电话给这三个小伙子确认他们安然无恙,甚至苦口婆心,「你们三个年轻人本来都有大好前途,不要因为我的一点点支持,误了你们自己的未来。」

然而,从刚开始矇懞懂懂,只不过经过几个月的尝试,他们已经了然于胸:网路就是未来。

实现未来需要烧钱,严肃、认真、背负责任的钱。凭着在台湾找合作对象的经验累积了人脉,蒋显斌自愿返台寻求资金协助,但他开了个条件:「所有人都要断掉后路,不可以留安全网」。

三人有志一同,分别放弃哈佛入学许可、从史丹佛休学、辞掉四大会计事务所工作,与似锦前程告别,踏上冒险之路。蒋显斌只身返台,筹募了 50 万美金,华渊顺利扩编。

隔年,年纪轻轻的他们勇于拓荒,制度化后却在管理上出现瓶颈。邰中和引荐了趋势科技总裁姜丰年担纲起 CEO 的领导职位,很快为华渊带来广告收益。同时也在他任内执行华渊与中国四通利方的合併,1998 年 11 月,新浪网正式成立。有了充沛资源、满手现金,三人朝着庞大的华人市场前进。

从一个「玩玩」的订便当网站开始,到一度成为最受数十亿华人最爱的入口网站。投身网路 13 年,蒋显斌在不同领域中冲锋陷阵,从雕刻网站原始码、谈判商务合作、读懂合约,到产品设计、整合两家公司文化,当过全球产品副总裁,也在台湾、中国分别担任区域总经理的大任。

他所遭遇过最艰鉅的挑战,莫过于 2000 年新浪才刚欢庆上市,却旋即遭受网路泡沫破裂冲击,股价自 40 美金在飞快骤跌至 1.6 美金。历经裁员、缩编、重新追求获利,他形容,为了应对资本市场的运作逻辑,投资人在上市前餵完胡萝蔔、上市后掏出鞭子抽打,那些年就像疾驶在快车道上,然而即使公司本身稳定成长、却仍只能眼睁睁看着股市受全球拖累。他们只能更加拚命,壮士断腕般日以继夜烧肝,在最短时间暴发最多收入。

2002 年,重心拉到北京,蒋显斌被赋予新浪无线总经理的大任,乘上手机简讯爆炸性成长的大浪,从一季总营收 700 万美金、行动仅佔 30 万,2004 年暴增到单季营收 5000 万美金,其中 3000 万来自行动贡献,飙涨 10 倍,佔总营收 6 成,新浪终于起死回生。

但也就在靠着行动市场复甦的这一年,蒋显斌当跑车加速开的身体终于不堪负荷,身心俱疲,大病一场。

〉〉蒋显斌:华人像个忙着发育的青少年,只能收割、无法掌握世界秩序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从订便当开始的网路造山运动——专访新浪网共同创办人蒋显斌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