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中双冬疏散学校到内地复员:一位台北女子师範学校教授在战争

塩泽亮于1932年来台担任台北第一师範学校教授。1945年3月应召入伍,同年7月5日突然奉令从台湾第13863部队退役,赴台中州草屯郡草屯街双冬的台北师範学校女子部疏散学园担任部长,带领250多名疏散学生,在双冬过着自立更生的战时生活,终战后一度受聘为学校留用人员。1946年由台返日后,他利用就任宫城县立女子专门学校教授之前一个月的闲暇中,以文字与图画记录了双冬的生活及日侨遣返的过程。

从台中双冬疏散学校到内地复员:一位台北女子师範学校教授在战争

眼看十二月就要让全体学生返乡,关闭疏散学园而迁回台北的本校。其间约有三週时间让学生回家。事实上,这是学园的闭校解散,因台北的本校已被中国接收,改名为台湾省立台北女子师範学校。已成为中国人的本岛学生七人(译者按:当时全校只有七位台湾学生)当然没问题,但日本人学生、教员事实上已无法再度返校,因此农场的收穫物及畜舍裏的鶟、鸭、鹅、羊等三十多只,全部拿来料理,在校庭举办了最后的晚餐,同时也邀请地方人士来参加,以谢其劳,并宣布解散学园。

十二月一日开始一週以内,将学生依居住地方分组分批,用卡车送至彰化,然后以铁路输送。其间苦劳,非笔舌所能形容心战后被骂为「四脚仔」的我们,被站员冷落,没有人以善意来照料我们。背负重行李,又怕被掠夺,夜间不眠看守行李。火车之混杂与无统制,令人惊讶。除了从车窗爬进去之外,别无办法。而且车上不敢公然讲日本话,大家默默地紧靠在角落,只觉抬不起头来。

十二月七日学生全部撤完,教职员亦分别地区而先后离校。我留到最后,于十二月十一日离开双冬。最后离开的是东条一家人与我一家人。

从台中双冬疏散学校到内地复员:一位台北女子师範学校教授在战争

前此,我在台北市文武町的官舍,被进驻的中国省政府接收,成为省政府教育处副处长宋斐如的宿舍。受我请託看守的松本正雄君向我报告说:必须在廿四小时以内离开官舍。但事实上,没时间搬出家俱、书籍等,大部分都被接收了。竹一郎、泰子等兄妹于终战后就离开台北,有的住在枝松医师家,有的住在下奎府町的阿部先生家,有的住在松山的精一家而继续通学。根据他的报告说:治安姑且不论,物价甚昂贵,粮食不足,毕竟无法在台北生活,而且家也没有了(台北的家因被轰炸,又因被设定为防空地带而大部分被拆毁,加上多数疏散者回来)。遂向服务于新营塩水港的大场舅父商量结果,回信说:新营还有佐佐木利信先生一家人,要复员回内地的话,亲戚三家族一同行动较为方便;特别考虑到治安的万一,若有三家人聚集在一起就可壮胆了。遂决定迁往新营的岸内,先叫君子、泰子二人去实地勘查(此时看了岸内被轰炸的家屋,哭泣不愿住那样的破房子,但被我又叱责又勉励,才决定迁往岸内)。原来在新营岸内的塩水港製糖会社,其社员的子弟凡中等学校以上的男女学生都集合起来,打算开一私塾。我们买了从彰化南下的货车票,打算到水上接东条一家人同行。

───

从台中双冬疏散学校到内地复员:一位台北女子师範学校教授在战争

卡车从双冬经土城庄、草屯街到了彰化,乘上货车列车,车上过了一夜,途中在嘉义、新营两车站过夜,十四日终于抵达岸内。沿路看到彰化、嘉义的废墟,真是惨不忍睹。五十年的苦心经营,一朝化成灰烬。而在废墟的街道上,建造中国式高耸入云以欢迎陈仪长官的牌楼。到处贴着蓝色、红色、黄色纸的标语或传单,上面写着:「台湾光复」、「五十年压政溃灭初仰青天」、「打倒军国主义」、「实行三民主义」等,不一而足。战时不知藏匿在何处而从来没看过的杂货店、饮食店等小摊贩一下子陆续冒出来,引来本岛人的汹涌人潮,无异于大拜拜。日本警察与军队皆奉大诏而放下武器,保持沉默。叫做「老鳗」(台语。今称「流氓」。)的本岛人无赖汉横行,或掠夺日本人家,或抢夺仓库会社。

从台中双冬疏散学校到内地复员:一位台北女子师範学校教授在战争

好像要发洩三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旧怨,大逞暴行。光是台中州的警察被杀死的就有五十六名,而被伤害、被掠夺的,不计其数。其他一般日本人或地方的领导人或涉及国策上徵用、召集事务的人,或涉及米穀供出(注)事务的人,都得罪了本岛人而遭受暴行。在中等学校中,本岛人学生声称过去受到日本学生的压迫与迫害,遂结党报复之。因此日本人学生就不敢上学,有的甚至被打死。又有所谓「三民主义学生联盟」,群殴内地人学生于路边;有的来到家门前,把学生叫出来拳打脚踢;倘有父母出面干涉,便会招来更多人的报复,因此父母只好忍心含泪,视若未睹。甚至还责怪日本老师偏心不公平,而袭击老师的家或闯进学校殴打授课中的老师。

注:米穀供出:一九三九年,台湾总督府实施「米穀配给统制规则」。禁止米穀之自由买卖,农家穀物概由政府收购,因此各地设有「米穀供出事务所」。农民因被迫廉价供出米穀,故怨声载道。

从台中双冬疏散学校到内地复员:一位台北女子师範学校教授在战争

中国警察无力取缔,日本人不得已组织自卫团以策安全。帝大教授桂先生连元旦夜也要去值夜,松山疗养所住宅及附近住家也频频遭受集团的掠夺。精一家的隣居每隔一週就遭强盗一次,有时一天就有两家遭殃。当时竹一郎住在那儿,我也週六、週日去住宿,怕得连老鼠的脚步声都会惊醒过来,以为强盗来了。枕边放着石油空罐和木棍,準备强盗一来,可以乱打一场。夜裏警报响时,便是通知有匪贼集团来袭,比战争中的空袭更恐怖。治安愈来愈混乱,取缔也无定规,一般本岛人对日本人相当有好感,但恐被称为汉奸只好保持沉默,任凭不良分子猖獗而得志。尤其恶意散布谣传说被徵调至日本内地的本岛青年在内地蒙受迫害,或说在菲律宾的日本军人因饥饿而枪杀徵用的本岛人以食其肉。每次谣言一起,治安就乱,对日本人的迫害就更激烈。不卖日本人东西,不买日本人东西等,在生活上压迫日本人,而且禁用日本语,要让日本人的生活陷入绝境。

从台中双冬疏散学校到内地复员:一位台北女子师範学校教授在战争

书名:从台中双冬疏散学校到内地复员:一位台北女子师範学校教授在战争末期的纪录

译者:张良泽

出版社:远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4月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