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确」太方便使用的一种坏后果

「政治正确」太方便使用的一种坏后果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政治正确」这概念在台湾广泛使用的时间约十几年,它出现的时候,通常都是被倒着用:「你这样这样政治不正确」、「你要那样那样才算政治正确」。政治正确通常涉及公共生活里的弱势和少数。粗略来说,当你的发言和举措有一定公共性,并且对弱势族群不利,就有政治不正确的危险。

理想上,追求政治正确代表我们在乎社会公平,想要避免自己或政府的言行让某些人仅仅因为无关紧要的因素(种族、性别、性别认同、性倾向⋯⋯)而无法在社会上享有跟别人对等的各种机会。

实务上,「政治正确」是个方便的语言,它让你只需要说「这件事情有点政治不正确」,不用把「这件事情会造成一些后果,让某些族群失去他们应有的社会机会,对他们不公平」(或者其他你支持的分析)整句话讲一次,更不用指出那些社会机会长什幺样子、有多重要。「政治正确」真的很方便,所以大家真的很常用。

不过我逐渐怀疑。这种方便和泛用已经造成一种糟糕后果:许多人认为政治正确只是一种惯例或礼貌,而不是攸关社会正义和族群权益的事情。

对这种人来说,坚持政治正确,就像坚持不可以用书盖泡麵,因为那「不够尊重」。这种人不觉得政治正确有什幺实质内容,所以他们可以很容易说出「不要为了政治正确而政治正确」这种话,好像政治正确只是一种传统,若文化改变、多数人再也不觉得这传统有趣值得延续,那幺不需要什幺额外举证,此一传统就可以改变,那些继续坚持传统的人,则是不知变通。

有些人表现得像是不需要举证就可以呼吁我们忽视政治正确,我认为这并不是他们的错,而是「政治正确」逐渐变成一个太方便的词彙的结果。这样说好了,支持「政治正确」的人,也鲜少费劲跟别人说明,不政治正确,会有什幺问题。

「政治正确」这个词的存在,似乎让人们变得惰于论证和说明我们想要指控的现象背后真正糟糕之处。惰于论证本身已经不是好事,而我相信这种现象也造成了一些不太好的后续效果。首先,我们变得无法区分,当一个人指控某件事情「政治不正确」的时候,他是真的认为那件事造成了社会不正义,还是说他只是觉得那件事情对某些人不太礼貌。

再来,当上述现象广泛出现,作为「政治正确」概念说服对象的那些人,容易误以为「政治正确」真的是很空洞的概念。这种错误认知让他们更难被理性说服,因为就算他们面对真正有说服力和说明力论证,明确指出某些事情确实对弱势族群不利,他们也可能直觉上认为「这些只是那个『政治正确』的话术」。在这个时候「政治正确」,更像是「狼来了」。

公共讨论贵在说明和举证,当我们说明和举证,我们达成真正的沟通:藉由提供可靠的新资讯,来帮助那些原先不理解我们想法的人。我并不是在呼吁大家再也不使用「政治正确」这个概念,不过我认为,若我们更勤于说明和举证,以及从别人的话语当中辨认出说明和举证,那沟通会更顺利。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