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组一个台湾的复仇者联盟!」台湾影视供应链大爆发,中国

「我的选择是,杰伦老师。」在最新一季度的《中国好声音》电视歌唱比赛节目上,学员们见到了从小到大的偶像周杰伦时,难掩内心的激动与兴奋。

有了周杰伦加入导师行列,一切变得更美好了,《中国好声音》再创收视率新高,平均来到4.8%,成为中国最成功的综艺节目。

光是广告收益,就由最早期开播的3亿元人民币(约15亿元台币),到这一次的20亿元人民币(约100亿元台币),这已经是一家电视台整年度的收入规模。来自台湾的艺人周杰伦,魅力及吸金力之大,两岸难有艺人能匹敌。

据了解,已有中国的视频网站,正在和周杰伦洽谈合作全新选秀节目。

►买进「周杰伦股份有限公司」:积极打造电商平台,Mr.J俨然成为艺人潮牌的阿里巴巴

走过1990年代台湾影视最繁盛的年代,随着韩剧铺天盖地而来,加上台湾媒体频道百花齐放、恶性竞争下,台湾影视陷入收视率低、频道资源收益降低、製作费拮据、製作品质低的恶性循环里,再面对中国影视圈迅速崛起的需才若渴,台湾影视人才出走,台湾影视边缘化的危机,没有一天解除。

「台湾歌手、演员、製作团队只好跨海求生、淘金!」这样听起来悲伤的无奈言论,说了10多年后,如今也正是借力中国庞大的娱乐量体,而有了反转;台湾影视人从综艺节目到戏剧,都有能耐从参与者到拿下一整个平台的製作、从个人到企业化经营娱乐事业。

周杰伦吸金力让中国惊呆了
坐镇《好声音》 广告收益翻五倍

如台湾知名电视节目製作人薛圣棻,今年带着台湾团队拿下北京卫视的黄金时段大型综艺《最美和声》第三季的製播,担任製作人及总导演。

《最美和声》是中国广电总局一年发四张选秀节目牌照之一,极具指标,从八○年代就开始製作综艺节目的薛圣棻,因为有了宽裕的製作费做后盾,更能发挥他满脑子的创意,不只舞台採用LED及3D投影技术,舞台就像小型的演唱会般豪华,而且他创新《最美和声》的赛制,在一开始就进入残酷的淘汰赛,被中国媒体称为《最美和声》史上最虐心淘汰赛。

不只是综艺,在戏剧方面,「我们要组一个台湾的复仇者联盟,」夺得金钟奖四座大奖的《麻醉风暴》製作人、瀚草影视监製曾瀚贤认为,台湾要用现有资源做中国市场较不擅长做的部分。

从代理版权到自製戏剧、在中国掌握最多内容产权(IP)的上海克顿传媒董事李光辉指出,像克顿製作的《杉杉来了》、《何以笙箫默》等今年中国热销的电视剧,导演团队就是来自台湾的偶像剧教父级导演刘俊杰。「台湾导演拍偶像剧对于画面、气氛或感情的处理,都掌握得比较好。」

刘俊杰带着来自台湾的副导、摄影等自己的团队,正紧锣密鼓地拍摄克顿投资的新戏《柠檬初上》。在《柠檬初上》分别有男女主角照片的两张海报上,左上角都特地写着刘俊杰 × 刘恺威(男主角),及刘俊杰 × 娜札(女主角),把刘俊杰也当成该戏的大卖点。

「因为我们量够大,可以和他们签3、5部,这些量可让他安心养一个团队,让团队不会有一顿没一顿的,」李光辉说。

「我们要组一个台湾的复仇者联盟!」台湾影视供应链大爆发,中国
台湾偶像剧教父操盘 量质大跃进

两岸影视文创觉醒,这两年,中国影视娱乐产业规模大幅度成长,量及质都在提升,给足了有企图心的台湾人机会。

当然不只是电视剧,更包括电影。像瀚草拍摄的《红衣小女孩》,就在中国大量产製恐怖片、品质却低落下,找到优势,已被片商高价买下,只剩审批程序。

「只留在台湾,就会对做不出好品质找很多藉口,你若有创意就要过去(中国)拚,」一位台湾电视台前总经理说,因为市场大,又有人埋单,「只要东西好,那个市场给你的报酬、价值等,都比留在台湾高。」

事实上,在中国前十大富豪榜上,有八人都投身影视产业,包括地产大亨王健林到互联网天王马云,都前仆后继地挤进影视产业,带着源源不绝的银弹,準备华丽蜕变为影视名人。过去曾主导华人影视话语权的台湾,更得奋力让自己加入这波人流、金流聚集的大浪潮之内。

刚挤下李嘉诚成为华人首富的王健林,日前接受中国《财新周刊》採访时透露,「万达集团要持续去地产化,往影视媒体的道路上走,未来还有更多的影视、体育业务项目的收购。」而且不只万达院线已上市,接下来影视製作、发行都将一个接一个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市。

不以地产商自满,光旗下的万达院线市值就高达3000亿港元(约1.2兆元台币),现在的王健林正仿效迪士尼的商业模式,从掌握原创剧本的内容产业(IP)开始,大玩影视,还计画兴建主题乐园。「当年进军影视圈时,99%股东反对,但现在看看这影视的大饼,」王健林说。

说起中国富豪大玩跨界合作影视IP,非阿里巴巴的马云莫属了。早在2007年,旗下拥有大导演冯小刚及李冰冰、黄晓明等一线明星,被称作中国影视第一股的华谊兄弟,还没上市前,阿里巴巴就曾是第三大股东。

马云、王健林积极抢进
互联网结合影视 创新商业模式

之后,这位影视业门外汉,为了互联网时代到来,在用户量就是一切的大前提下,马云开启了属于阿里巴巴的影视版图。先是花了62.44亿港元入主文化中国,接着又砸12.2亿美元入股优酷土豆,同时入股华谊兄弟及光线传媒。

这一切还不足以满足马云的影视帝国美梦。根据中国《网易财经》报导,马云到美国与各大好莱坞影业进行合作协议,希望让阿里影视取得从资金融通、IP创造、发行到营销的整套产业链。

元大创投协理彭俊豪指出,中国影视圈已经不玩代言产品、拍戏拿百万片酬这套模式了,取而代之的是直接入股影视;一来随着中国影视成长速度,股价能飙得更厉害,二来,当影星是股东的时候,不怕没戏可拍。

李冰冰就曾高调说过,这不只是代言,做了影视业的股东就不一样了,以后可更要为自己的戏积极叫卖。

深谙这游戏规则的马云,把互联网与影视娱乐做了完美的结合,还记得双十一的光棍购物节,鸟巢上星光闪闪的演出吗?包括湖南卫视的主持群,以及阿里影业大股东赵薇、华谊旗下的冯小刚等,也拚命为自己公司的股价而努力。

在马云的互联网帝国中,从影视明星光环引进用户流量,再藉由互联网无远弗届的渗透力,拉抬影视娱乐产业,一种特有的影视产业生态链,在中国成形。

赵薇、吴奇隆自己当老闆
代言、片酬不够看 入股赚更多

影视明星们和影视金主之间的相互加持,让明星们的身分不再只是明星。和马云关係友好的赵薇,上个月才以经营电视演唱会、电影首映等的「中国创意控股」董事身分,在港交所敲锣,庆祝首次公开发行(IPO)成功。

10多年前到中国打拚的台湾演员,就在複製着赵薇模式,从过去一个人的单打独斗,到现在开始企业化,再结合中国企业的资金、资源,共同开发原创剧本版权,并延伸版权到各种领域,做出仅有台湾市场很难成形的商业模式。

例如曾一度濒临破产的前小虎队成员吴奇隆,在中国靠着一部电视剧《步步惊心》再尝走红滋味,但他还有一个身分是「江苏稻草熊影业」老闆;从事艺人经纪、动画、电影、电视的策画製作与发行,投资製作了《新白髮魔女传》等大戏。「演员这一行,说要红一辈子是一个大笑话,」吴奇隆曾说,想延长影视生涯就必须转型,成为製片人更能发挥心中的想法。

其最新的《蜀山战记》系列,分六季播出,且採类似Netflix作法,于视频网站爱奇艺上,一次上线一整季,观众须付费才能收看,试图走出一条在新媒体逐渐侵蚀主流电视台收视下的新模式。

在吴奇隆背后,就获得被腾讯收购的中国大型图书电子版权及出版发行公司「盛大文学」合作,只要有好的原创小说版权,就提供给「江苏稻草熊」开发成电视剧,双方再合作扩展该版权到各领域,例如《蜀山战记》还开发出电影、动漫、唱片、游戏等。

「我们要组一个台湾的复仇者联盟!」台湾影视供应链大爆发,中国
中国市场愈开放 台湾文创愈有利

透过互联网和版权方的跨界结合,影视产业成为一个完整供应链,变得更具商业模式,一夕间,整条产业链都在资本市场蓬勃了起来。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思维就应该是互联网思维。」游族董事长林奇不以为意地表示,当IP被广泛应用的时代,谁说做游戏开发的游族,不也是影视产业的一环?

林奇引用《星际效应》台词:「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切莫温驯地步入良夜),」说明着不管是互联网、游戏产业,都应该大举抢进影视产业。

透过电影《军中乐园》,台湾兴柜电影製作公司、资深影视人李烈创办的「影一製作所」,也与游族展开长期合作;影一若有适合的片子就让游族开发游戏,更能将游族的游戏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

最好的範例就是改编游戏开发商暴雪娱乐(Blizzard)的电影大作《魔兽世界》,未演先轰动,让暴雪娱乐今年股价飙升3倍,暴雪娱乐不再只是游戏开发商,而是电影製片商。暴雪娱乐暴红的程度,让旗下开发的游戏被纳入电竞游戏比赛项目,在影视、游戏相互拉抬下,电脑游戏再度暴走。H&Q汉鼎创投副总蔡文朴就认为,当影视娱乐不再是封闭产业,愈是跨界整合,对台湾影视文创产业愈有利。

《红衣小女孩》监製曾瀚贤準备了许久,就是要将这部片,作为第一部以版权概念向外延伸商机的试验,「这部片一开始就不只是一部电影,我们做了很多不同尝试,像密室逃脱,还要做游戏等。」

面对影视产业能量将超越美国的中国,曾瀚贤引用电影《KANO》经典的话,「不要想着赢,要想不能输!」就能在大市场里找到大机会。

「我们要组一个台湾的复仇者联盟!」台湾影视供应链大爆发,中国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