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固然开心,但孟子这话其实有更重要的意涵

有学生上课时偷看小说,被隔壁同学半开玩笑式的举发。

我拿来一看,原来是《笑傲江湖》。

我故意皱了一下眉头,一本正经的告诉他:「回答我的问题,如果答不出来,我就没收这本书,下课再还你。」

学生楞了一下,眼看形势紧急,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独孤九剑的第一式是什幺?」我问。

学生楞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反应。我说,你必须回答出这个问题,不然代表你连偷看小说都不认真看,该罚。

学生答不出来,跟隔壁的一个高瘦男孩求救,那男孩反应快,大声回答我:

「老师我知道,是总诀式!」

说实在的,近年来在课堂上偶尔谈谈武侠,总觉得现在看金庸的学生越来越少了。当下童心一起,决定杀杀这些上课偷看小说的小鬼的锐气。

我跟孩子说,我跟你打赌,如果我问的问题你答得出来,我就给你三个免死金牌,让你上课违规的时候用。

这孩子立刻接受挑战,选择的战场是《倚天屠龙记》。

我出题:「明教手下有金木水火土五行旗,请你把五行旗掌旗使的名字告诉我。」

当然,出这个问题是故意刁难他,也不是真验证了什幺。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这小鬼竟然硬是答出了四个。

虽然最后挑战失败,但这小鬼看书仔细,记心又好,却是可以肯定的。

回家后我一直想,如果多教到一点这种学生,那上课就可以谈更多有趣问题,这岂不是一件大乐事。想起孟子说的人生三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不禁感到心有戚戚焉。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固然开心,但孟子这话其实有更重要的意涵

但转念一想,这小孩子聪明,教起来当然让人轻鬆又开心。然而,如果我们一直把教育的资源放在这一类的孩子身上,究竟会不会产生问题。

想起前些日子在课堂上和学生讨论的问题:孔子的「有教无类」,和孟子的「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这两个观念,究竟有没有冲突?

将「有教无类」以「义务教育」的方式去理解,无疑只是去形塑一个教育神话,对于理解孔子的思想并没有多大的帮助。我一直认为将「有教无类」用「每个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这个意思去理解,其实并不那幺恰当。

可以肯定的是,孔子的时代不太可能产生类似于近代「义务教育」的思想。

细观孔子有关教育的言论,如「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等等,在教育这件事情上,其实被动的成分还是比较高。

就当时的社会结构来看,「有教无类」的思想以「学生主动求学」作为前提,应比孔子四处去普及、推广教育,要来得合理一点。

如此一来,「有教无类」和「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并没有直接冲突。在孟子的思想中,社会仍是一个「劳心、劳力」二分的结构。当时教育所训练的人才当是「劳心者」,而非直接参与社会生产的「劳力者」。

回归今日社会,义务教育早已打破了这种劳心、劳力二分的社会结构,然而,无可否认的,现今的教育、升学体制,仍然区隔出了一部份资质较佳,表现也较优异的学生。

当然,就义务教育的层面来看,给予每个孩子最适当的教育,协助他们建立每个人的价值当是最终理想,不过,对待聪明小孩,我认为还是有一些特别该注意的地方。

教到聪明孩子当然让人高兴,但每次遇到资质好的学生,我总会特别在他们面前揭露社会黑暗,希望他们能多去思考社会正义等等问题。

这些孩子,未来极有可能成为整个教育体系的既得利益者,我最担心的不是他们学业表现失常,而是他们靠小聪明去抄捷径,或是恃才傲物,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却略了成长中优于他人的环境,以为成功都是靠己努力而来。

越是聪明的人,失去正义时也就越可怕。这社会上有太多机会让聪明人占到便宜了,很多时候,只要泯灭良心,这些人甚至可以在瞬间就得到他人一辈子也得不到的利益。

当这些人又掌控了话语权,心中却只有自身利益而忽略公平正义,那这个社会只会有更多人在这个不公平的竞争中遍体鳞伤,成为体制下的牺牲者,无法翻身。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孟子这句话背后还有更重要的意涵需要我们去思考。英才英才,我们最该给予这些英才的教育,实在不是高人一等的知识,而是更多的社会关怀与道德思辨。

可惜的是,现在许多教育者见到聪明小孩,就见猎心喜,一味给予教育资源,让他考到好成绩,以彰显自己的教学成果,却忽略了人格养成,才是教育英才最重要的一环。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