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不幸福不是别人说了算。」徐誉庭藉《谁先爱上他的》表达:希

「幸不幸福不是别人说了算。」徐誉庭藉《谁先爱上他的》表达:希

被封为今年最感动爆笑的台湾电影《谁先爱上他的》,由《我可能不会爱你》金钟名导徐誉庭与《台北直直撞》MV 新锐导演许智彦共同执导,不但在义大利远东影展(FEFF)获得好评、釜山国际电影节预售票开卖当日就售罄;口碑更从国外延烧到国内,让主演邱泽和谢盈萱以这部拿下台北电影节影帝影后,还入围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影帝后等 8 项大奖,并登上全台新片票房冠军。让人不禁好奇,这部戏到底有什幺魅力?

对「爱情」和「社会传统价值观」的吶喊

《谁先爱上他的》故事讲述刘三莲(谢盈萱饰)的老公出柜离家出走,后来接到其癌逝通知,才发现老公的保险受益人居然不是他们母子,而是外遇的「小王」阿杰(邱泽饰),三莲又闹又气只为要回保险金,但让三莲更气的是,连身边的儿子也投奔敌营赖在阿杰家不走,丈夫和小孩都被这男的抢走,她还要不要做人?这场元配与小王的闹剧,逐渐揭开三莲歇斯底里的秘密以及小王的真实面貌……

这样看似八点档却有趣的故事取材其实就来自生活中,徐誉庭曾提及,这故事灵感来自一个同学叙述老公外遇对象是男人的经历,当时同学向她说:「我一点都不难过,我好的很,这就是一个笑话。」如此过度健康的悲伤、用坚强伪装自己脆弱的模样一直留在她脑海里,让她感到心疼,也促成了「三莲」、「阿杰」这些隐藏伤痕的悲剧角色;但是谁造成他们的伤痕的?剧中老公正远的中年出柜造成家庭失衡,然而他的可恶可悲其实源自于可怜,来自无法组成自己真正想要的家庭的无奈。

(以下有雷)

「幸不幸福不是别人说了算。」徐誉庭藉《谁先爱上他的》表达:希

 要自己的幸福,还是迎合别人的眼目

「一万年就是 , 当有人跟你说想当『正常人』然后离开你,从那之后的每一天就是一万年。」

「幸不幸福不是别人说了算。」

正远曾因社会的眼光想当个「正常人」而选择勉强自己结婚生子,直到自己日子所剩无多才敢豁出去面对内心渴望;但什幺是正常什幺是异常?「异常」一般被定义为异常是因为少数,难道少数就要服从多数,因为我们的阻止与眼光他们就只好「隐藏」?

在看这部片的当下就想起念研究所时读的 “Moral and Pleasure”(道德与快乐),提到早期人对七宗罪的误解而形成长期走不出的限制:以为积极进取赚钱是贪婪、吃太饱就是罪,让许多职业被延误,直到几世纪缓慢地转变观念才得以让企业家、食评家等职业出现。想说的是,「生命的应该是源自于一切的善意和美好」,也许现在的否定只是被自我无谓的认知所限,我们眼光所形成对他人的牵制又会造就多少人的一万年?「我们一起去看医生、我们还是可以有别人看起来很幸福的家庭」, 然而情感上并没有人生病,没有人需要被治疗,他们只是想要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努力做到一般传统家庭定义的圆满只为让人安心、羡慕。

「幸不幸福不是别人说了算。」徐誉庭藉《谁先爱上他的》表达:希

「难道都是假的吗?」「我努力做一个好妈妈好太太,我为这个家做了这幺多有错吗?」

「剧场女王」谢盈萱饰演的三莲在戏里主修泼妇骂街,让儿子呈希受不了躁郁症妈妈,调侃她这幺会骂会演悲情女主角「应该去好莱坞发展」,认为自己付出了这幺多努力做得好,为什幺儿子老公都不理他。常常付出者认为所谓的「好」,其实是以爱为名的干扰; 而他死命夺回的保险金,说穿也只是想从老公那获得最后一点点爱而已,「妈妈你为什幺死要钱?妳嫁给爸爸就是为了保险金吗?」儿子呈希以为自己是讨厌妈妈,却被心里谘商师一语道破:「讨厌和无能为力是不一样的」,面对妈妈状况的无助才觉得反感,因为不知道可以做什幺改变。我们有时也是这样,就像有些男生会说讨厌女生哭,其实不是讨厌而是不知道该怎幺办让事情变好的无能为力。

「他一定是坏人,不然怎幺看起来一点都不难过?」

剧中以三莲的儿子视野出发,利用脑海中涂鸦的方式来表达真实想法,并不时对探索到的现象发出疑问:「到底谁是坏人?」阿杰是坏人吗?为什幺正远都走了还看起来那幺没事。看似桀傲不羁、吊儿啷噹,其实深情都表现在细节里,就像梁实秋说的:「你走了,我不会送你;你来了,多大的风雨我都要去接你。」自私也无私,他可以无私的即使正远离开他十一年后回来还是爱着接纳他,也可以自私地为了留正远在自己身边,用心照顾他直到生命尽头:「我其实是为了我自己,因为想要留你在身边,一直留一直留一直留。」 如常买小笼包到医院探病才恍然人事已非的错愕,砸光积蓄、脚断也要上台的坚持,表面无情,实则整部舞台戏都在表达对他的思念,用睽违 17 年同一部舞台剧「峇里岛」的再度演出,做为献给正远的百日礼物。对他来说,正远就是他的「峇里岛」,那梦幻的峇里岛,多美好。

而在最后舞台剧谢幕时阿杰妈妈出现的那一刻,那束花与拥抱,代表的不只是被认同的起点,也是对正远告别的嚎啕。另外,很喜欢邱泽在这部电影的演技,并未将自己诠释成异性恋霸权中认为的刻板同志样子,不刻意装娘却在细腻举手投足间内化阴柔的适当拿捏。

「幸不幸福不是别人说了算。」徐誉庭藉《谁先爱上他的》表达:希梦幻的峇里岛,多美好

一首《峇里岛》贯穿整部电影,有点像《乐来越爱你》,时不时在戏中穿插一两句旋律,发现常常有阿杰的场景就会出现幽微的第一句,彷彿是阿杰又想他了。看完电影后才明白为什幺剧中要设定是正远写的,隐隐约约觉得「还要多久的时间」、「多渴望你给的自由」、「带我感受最当初」好像在对阿杰説,好想回到做自己,和你一起的快乐。

所以是谁先爱上谁的?

究竟谁才是小三?谁先爱上谁的?谁才是坏人?我想这部戏里没有任何人是坏人,而是都因有缺点而可爱的人,更或许如果我们还存有让想爱的人不敢爱的眼光才是坏人?整部片看得我泪流满面,看完的当下只觉得好温暖啊,转眼间公投就要来了,也许这部电影能给大家对公投的选择有更多想法,毕竟电影的存在从来都是拓宽人的想法,而非限缩对事情的想像。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