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 V记事三:我们还没有看到真正的电子书/董福兴

BiB V记事三:我们还没有看到真正的电子书/董福兴

当谈到「电子书(ebook)」时,大多数的出版者或者读者,最直接的想像就是:要有影片、要有音乐、要有互动。但这些特质多半是「电子(e)」的特质,而不是「书(book)」的特质。在BiB的演讲中,针对这「电子—书」关係的进化与解构,也有着深刻的阐释与实作,我觉得这类「电子书的哲学思考」,目前我们未曾进一步想过的事情。以下这几段讲题,对于出版者来说应该多加思索。

O’reilly 出版技术 Director Sanders Kleinfeld 从前卫(Avant-Garde)来破题,思考电子书的进化。身为一位80后,他首先想起的是自己儿时所阅读的冒险小说,也就是到了关键点要你做出选择,决定翻到第几页继续的作品;而他后来也寻找了许多印刷书的前卫作品。归结以后,他认为所谓的「前卫」并不一定是曲高和寡的作品,而是一种对于「形式的论诘」。而放在电子书上头,他觉得正好能用尚·布希亚的理论来诠释,他提出了三个原则。

在布希亚的理论中,拟仿物(这裏指电子书)与真实物(这裏指印刷书)有着四个阶段。而能够反映在电子书的变化上:

作为真实物的投射(reflection of a profound reality)
就如同第一代的Kindle,无论在排版,设计上都拟照印刷书遮蔽,并且改变真实物(it masks and denatures a profound reality)
到了 iBooks,虽然依然採仿真设计,像是有着页面厚度以及翻页效果。但你要注意旧版本 iBooks 右侧的纸页厚度,不会随着阅读进度改变,这已经改变了印刷书该有的天性。掩饰真实物的不存在(it masks the absence of a profound reality)

但是在 iBooks 最新版本上,那些纸页的厚度不再呈现,也就是真实物不再存在。有时反而还要加上去,他举了《The Fifty Year Sword》这本书的 iBooks 版为例。这本固定版面的 EPUB,每16页会于中间出现装祯的红线,反而是*提醒*读者实体物的存在。
大多数的出版商仍停在这前三个阶段,试图在电子书这拟仿物上重置印刷书。it has no relation to any reality whatsoever; it is its own pure simulacra.
但最终拟仿物会变得与真实物无关。他举了「Device 6」这个App为例,这个App让你依然感觉是一本书,但却与印刷书毫无关係——不过,它已经算是游戏了。

同时数位设备的进化,提供了新的「触感」。但这触感也并非真实体验,而是透过数位载具的设计让你有所感触。他举了 Apple 所提供的《Yellow Submarine》为例,这本书里头你可以透过触控体验内容变化,但那却并非真实。掌握这一点,就往前卫电子书跨进了一步。

最终,「前卫」的电子书可以提供叙事的可能性,像是「80 Days」这个获得本年度诸多奖项的游戏,在80天之中你可以寻求各种路径环游世界,在旅程中发生各种故事都会随着你的选择而改变。它既是一个即时多人互动的游戏,也是一本叙述故事的电子书。

最后,他利用 EPUB Widget 作出了一些前卫的实验,在 Github 上分享,你可以透过 iBooks下载完整 EPUB 来看看效果。

Sanders 提出了一条电子书进化的路径,但也如所述,大多数的出版商还停留在拟仿物阶段。企鹅·蓝灯书屋的 Liisa McCloy Kelley 一上台就先道歉(蛮有趣的,在 BiB 上五大出版集团的代表总是上台先道歉,也不晓得为什幺而道歉)。他开头就说:「书」与其他产业不同之处,就是人们无法脱离「乡愁」与「经验」,他还调侃地表示:有很多人对于书香难以忘怀,但现阶段可能他们做得还不够,没有办法把气味数位化,也许要等化学方面的技术推进才有可能。

然后他举了几个书籍数位化后强化表现性的案例:

Two girls staring at the ceiling:这本书是两个女孩的对话,他们试着重现纸书两方分隔的呈现,甚至在iPhone上也能呈现对话感。The Blender Girl :这本食谱在纸面上使用表格与长的叙述呈现,但换成数位版,就改成短的描述加上列表以求最佳呈现。What we see when we read:这本叙述阅读的书,在印刷上无法企及的表现,换成数位化后可以更好的呈现。

企鹅·蓝灯在去年做了1,450本电子书,这是其中一部分强调互动与数位的作品,还有一些童书案例。

其实企鹅·蓝灯所做的事情,正如大多数出版商所想的一般。一方面被书的「乡愁」所紧绑,另一方面又想跨出一步,但却缺少如前面所述「前卫」的想像,所以依然停在前面几个阶段,很难脱离印刷书这个实体。

那幺,怎幺才算得上真正应用了数位特质呢?Citia 的 Perter Meyers 提出了「Skim, Grok, Master」的概念,翻成中文就是「扫一遍、受吸引、深入阅读」。他的前提是:身为一位爱书人,不可能爱上全部的书、读过全部的书,那幺该怎幺办?他举卡尔维诺《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为例,提出一套新的内容策略:让人们扫过每一章节,如果感兴趣,可以看该章节的简短说明,再决定要不要阅读全文。像这样的阅读形式已经出现在各种网路内容汇集App上,像是 Facebook Paper 就是个好案例。他认为这样的做法可以更适应人们经由Web所养成的阅读习惯,也许可以从小出版商先做些实验。

接着 UC Berkerly 的 Robert Glushko 就拿出了极为优秀的实作品。他是《The Discipline of Organizing》这本书的主编,这本书跨及11个学门,由17位作者所写成。既具广度、也具深度,但像这样一本书,如果将内容全部呈现出来,就会变成一本无法阅读的书。

首先,他将内容分为「核心概念」、「非核心概念」以及「脚注」,然后单独推出了「核心概念版本」作为基础教科书。然后将非核心概念与脚注依照学门以标籤分类,又推出了「专业版」。但是对于读者而言,并非按照学门展开、隐藏就好。读者会想看到个学门额外内容所佔的比例,决定要读还是不读,于是就将内容比例视觉化呈现,让读者在每章节开头自己决定。同时在阅读时也可以展开、收合这些部分。

这两位讲者所提出的观念与实作真正触及了数位的本质,除了表现性外,如何让内容能够缩放,可深可浅、可长可短、兼具广度与深度并且让人们找到他们感兴趣要读的部分。这种内容上的尝试不仅用于电子书,更及所有 Web 内容——包括杂誌、新闻等任何内容,但可惜的是,目前才刚开始。这样的概念如果再加上Katie Zhu所提的主动混搭(请见 YouTube,不另述),我们才算得上真正触及了数位内容的本质。所以,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真正的电子书——还停留在模傲既有媒体的阶段。

UCLA 的 Johanna Drucker 以他正在进行的一项「个人典藏」计画为例,举出了一套可行的做法。但他在 BiB 第一天结尾演讲时,说出了个人对书的定义,获得满场喝采。他说:如果她听到人们说书只是长的文章,她就会想杀人。书是由彼此有着结构关係的互相指涉元件所组成的序列;这些元件透过编码而能介入语意领域,书即为整体。(a book is a structured sequence of intertextual components that have its structural relationship to each other, each of which is coded in order to participate in the semantic field, and a book as a whole.)

她在六年前开始一项计画,将自己过去的手稿整理、扫瞄后製作出清单,并且製作成资料库。资料库(Database)与叙事(Narrative)是对立的概念,但是当建置完成,并且加入完整的 Metadata 后,透过主题语与搜寻角度的不同,资料库也能叙述出一段故事。而这些资料透过XML建构,也能输出成 HTML、PDF、EPUB 等各种格式供出版使用;而她也认为格式就是内容。

这也许不好理解,但我们现在在台湾每天能在 Web 上看到极为大量的资讯,若这些资讯能透过一套机制储存起来成为资料库,赋予脉络就足以写成一本书,也能够满足前面所倡议的各种呈现方法、使用各种崭新「前卫」的表现手段。在数位时代,如果还是一直让作者产製内容,或许我们没有真正活用「数位」带来的便利。

YouTube「Sanders Kleinfeld, The Ebook Avant-Garde.」YouTube「Liisa McCloy Kelley, Thinking about "Books" in more than two dimensions.」YouTube「Peter Meyer, Skim Grok Master.」YouTube「Robert Glushko, Creating the Multivalent Book.」YouTube「Johanna Drucker, Database Narratives in Books and Online.」BiB V记事一:踏出一步的图书馆BiB V记事二:以标準化开创新世界BiB V记事四:别让工具牵着你走/董福兴BiB V记事五:阅读资料是你的隐私,不是它们的数据/董福兴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