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奥斯卡颁错奖看字型排版的重要

从奥斯卡颁错奖看字型排版的重要

在 2017 年奥斯卡金像奖典礼上,发生了一件大乌龙:最佳影片颁错了。如果你回去仔细看一遍当时的 影片 ,稍加分析,可以发现在宣布奖项前,颁奖人 Warren Beatty 的脸上透露出情况有些不对。

让我们先来一步步回顾发生了什幺事:

  1. Warren Beatty 和 Faye Dunaway 出场,準备颁发最佳影片奖,工作人员却给成了最佳女演员的信封。
  2. Warren 看了卡片,然后停了一下又再检查一次。他甚至还检查了信封里有没有别的东西。
  3. 他把卡片给搭档 Faye Dunaway 看,脸上的表情就像在说,「这对吗?」
  4. 他还来不及跟 Faye Dunaway 说上话,Faye 就自动唸出了卡片内容。然后就发表成错的得奖者。
  5. 在奥斯卡奖 88 年历史中从未发生的错误就这样铸成了。

我想应该有很多的繁複程序可以确保这件事不会发生,尤其是在奥斯卡盛会上。不过有一点倒是影艺学院可能没为今年的得奖卡片考虑到的,那就是 字型排版。

以下是最佳影片得奖者的卡片画面截图,打破了不少我上面引用的规则。

从奥斯卡颁错奖看字型排版的重要

首先,它可辨识,你可以分辨出每个字母。第二,它还算可读,不过片名「月光下的蓝色男孩」和製作人的名单在视觉比重上相等,而且混在一起。最后,虽然这只是张得奖者小卡,但是并不吸引目光。我认为可以说它的目的性不足。

从正确的得奖卡片,我推论当时 Warren 和 Faye 原本看到的卡片应该是这样:

从奥斯卡颁错奖看字型排版的重要

这个文字排版 相当糟糕。 我再强调一次, 糟糕透了。 委婉一点来说,就是不好。当然再看一次这张卡,其实每个人都可能犯同样的错误。

你在电视上,全世界有几百万观众同时在收看。你有点紧张,同时又得唸出得奖卡片,你通常会由上往下读,而不会先质疑卡片内容。Warren 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说「这上面写艾玛・史东。」Faye 一定是跳过了那部分,然后兴奋地喊出片名「乐来乐爱你」。

我个人不怪 Warren 和 Faye 两位颁奖人,而且我认为错主要在两者:负责设计得奖卡片的人以及给错信封的 倒霉鬼 。

一份设计良好的卡片 以及信封 也许能避免这一切。

总之,以下是得奖者卡片所犯的三大错误:

  1. 大家都知道这是奥斯卡,没必要把标誌放在最上面。
  2. 「最佳女演员」奖项用最小字体印在底部。
  3. 最该被唸出来的获奖者名字和第二行字样大,而且两者视觉份量相当。

现在让我们想像一下,在另一个时空,颁奖人拿到的是这份採用相同元素,稍加改良后的错误卡片:

从奥斯卡颁错奖看字型排版的重要

对一般人来说,可能看起来没什幺,但是调整字体大小、位置和比重可以造成 大大的不同, 足以避免可能发生的尴尬情况。

让我们把改造前后的两张照片放在一起比较一下,看看这细微却又重要的改变。

从奥斯卡颁错奖看字型排版的重要

以下是根据我上面所提的三项批评,所做的改进:

  1. 标誌不在卡片上方,大家都知道这是奥斯卡 。我把奥斯卡标誌移到底部 ,因为在这个情况下它是最不重要的资讯。
  2. 奖项名称「最佳女演员」,移到了顶端, 因此这条讯息是第一项映入眼帘的。因为 一开始就讲清楚了 ,所以不会弄错奖项。
  3. 艾玛・史东的名字比电影名称「乐来乐爱你」还 大, 因为她是得奖者。 得奖者应该是所有资讯中最需要强调的 ,比如电影标题就应该用小一点、细一点的字体。

就这样。设计师只要做到这样就好了,只要做好以上三件事。我猜今年奥斯卡可能没有排卡片设计师的预算吧。

卡片改过以后,就算颁奖者拿到错的卡,他们也会先看到「最佳女演员」,不然就是「艾玛・史东」,不管怎样都会发现这不是颁给最佳影片的,然后大概会请主持人吉米・基墨或製作人换成正确的卡片。如此一来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身为一位创作者,字型排版的技巧是必备的基本功,而且不只是设计师,就算一般人也该考虑学一下。字型排版可以让履历结构稳固、让报告更激励人心、让网页设计层次分明——而且颁奖典礼的卡片设计绝对用得上。

最后,我希望向 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献上我为第 90 届奥斯卡金像奖得奖卡片设计的模板。这版本的卡片乾净又容易阅读,上面只有必要资讯,甚至连「奥斯卡」的字样都不需要,有奖座图像就足够了。

还有,恭喜「月光下的蓝色男孩」赢得最佳影片奖!

从奥斯卡颁错奖看字型排版的重要
奥斯卡得奖卡片,正面 mockup 稿
从奥斯卡颁错奖看字型排版的重要
奥斯卡得奖卡片,背面 mockup 稿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