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富察容音!」──《延禧攻略》书摘连载一百零九章 丧 妞书僮

一百零九章 丧(下)

 

    富察府里,尔晴的肚子越发大了,行动渐渐困难,大多数时候都像今天一样,坐在椅子里,任由身旁的侍女为她揉肩,餵食,以及说些有趣的事儿逗她开心。

    「傅恆去哪儿了?」尔晴吃了一颗红枣,问道。

    杜鹃忙回道:「今日收到紧急军情,少爷奉旨入宫去了,现在这个时辰,应该在养心殿。」

    尔晴一笑:「皇后刚刚失去了七阿哥,皇上是生父,傅恆又是亲舅舅,可这两个人都不在皇后身边,男人可真是心狠啊!」

    杜鹃垂下头,不好也不敢接她的话。

    皇后遭了这幺大的难,消息连夜传回富察家,老夫人立刻晕了过去,醒过来,也一直在哭,两只眼睛原本就看不大清东西,如今哭多了,便越发不中用了。老爷与她伉俪情深,见老妻如此,心中同样不好受,一夜之间白了不少头髮。

    傅恆更不必说,他今日是绷着脸出门的,知他性情的人,便知他这次进宫,多半是要为自家姊姊寻个公道。

    上上下下唯有尔晴无动于衷,全不将皇后的事放在心上,仍有闲情逸致赏花,枣子还多吃了几个。

    又咬了一颗枣子在嘴里,咀嚼片刻,杜鹃伸手过去,尔晴将枣核吐在她手心,然后拿出帕子擦了擦嘴,道:「我是皇后的弟媳,理应代替额娘入宫去看望皇后娘娘,你说呢?」

    杜鹃一愣,「可是少爷不准您出门......」

    「你想想清楚,再与我说话。」尔晴轻轻抚摸自己的小腹,慢条斯理道,「傅恆是你现在的主子,这儿是你将来的主子......」

    杜鹃看着她的小腹,神色複杂。

    「走吧。」尔晴将手往前一伸,示意她扶自己起来,「送我进宫。」

    这位稀客的到来,叫明玉吃了一惊。

    「你怎幺来了?」她问,声色有些沙哑,眼圈也有些泛红,显是哭了一夜。

    「我是来探望皇后娘娘的。」尔晴道。

    明玉犹豫地看了寝殿深处一眼,里头黑洞洞的,所有的窗户都关上,厚厚窗帘落下来,静默得像一间巨大的墓室,「娘娘现在谁都不想见。」

    尔晴叹道:「我知道,不过,越是一个人待着,越容易胡思乱想,让我单独陪娘娘谈一谈吧。」

    见明玉还有些犹豫不决,尔晴拉了拉她的手,亲暱如从前,「从前我是最懂娘娘心意的人,又是富察家的儿媳,照顾开解娘娘,实在责无旁贷。明玉,让我进去吧,就算劝不了娘娘,也总是个安慰。」

    若是明玉自己劝得了皇后,自不需要她帮忙,只是她嘴笨,那个最伶牙俐齿的魏璎珞又恰好不在身边,最后只能将希望寄託在这个长春宫的旧人身上,叹道:「好吧,你进去试试吧。」

    尔晴微微一笑,走进了寝殿内。

    望着眼前关上的大门,明玉喃喃道:「璎珞,你什幺时候才回来呀......」

    「明玉姊姊!」珍珠的声音从旁传来,「太医让您过去一趟......」

    「哎,来了来了!」

    皇后一倒,长春宫就失了主心骨,大大小小的事情,全压在明玉肩上。

只处理了半天,明玉就觉得力不从心,心里越发思念魏璎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就该交给她来做,她能整得井井有条,我却越弄越糟……」

    等到处理完,她已经筋疲力尽,猛然想起尔晴还在寝殿内,又匆匆赶了回来,恰逢殿门一开,尔晴从里头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笑容,似乎遇见了什幺开心的事情。

    「怎幺样?」明玉带着期望道,「娘娘心情好些没?」

    尔晴笑道:「有我陪着说说话,自然好多了。」

    明玉长出一口气,一不留神,心中最大的担忧脱口而出:「我就怕娘娘想不开......」

    她自知失言,忙住了嘴。对面的尔晴也给她面子,故意装作没听见她刚刚说的话,笑道:「你放心,娘娘宽容豁达,迟早会明白的。时候不早,我该在宫门下钥前出宫,你要好好照顾皇后。」

    明玉送走了尔晴,又在宫门口徘徊片刻,直至夕阳西下,朱红宫门沉沉落下,她才叹了口气,知道魏璎珞今夜是回不来了,神情失落地回了长春宫。

    宫人点起了蜡烛,许是因为心中凄凉,连看蜡烛的烛火,都觉得是一滴明亮的泪水。

    明玉痴痴盯着桌子上的烛火,冷不丁身后传来一声:「明玉。」

    明玉登时回过神来,转身奔到床边:「娘娘!」

    皇后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她慢慢转过头,眼中一片清明,只因伤势严重,故而看起来有些形容憔悴,但声音神态已经恢复平时的温柔:「本宫饿了,想吃些东西。」

    「好,好。」明玉含泪笑道,「奴才马上吩咐小厨房準备。」

    皇后:「你先鬆开绳子。」

    「这……」明玉脸上流过一丝犹豫。

    「怎幺,你难道还要一直捆着本宫不成?」皇后对她柔声一笑,「本宫已经好了。」

    明玉小心翼翼打量她片刻,见她神色如常,再无疯癫之态,于是放下心中的将信将疑,给她解了绑。

    解绑之后,皇后也未发难,只是揉了揉带着绳痕的手腕,轻轻道:「本宫想吃你做的江米年糕。」

    「好,好。」明玉点完头,又犹豫起来,「现在去做,要好久才能完成,您一整天滴水未进,不如先让厨房準备薏仁米粥,好不好?」

    皇后摇摇头,显得有些执拗:「不,本宫只想吃你做的江米年糕。」

    「好吧。」明玉实在不忍拒绝她,只好道:「奴才立刻去做,娘娘好好休息,奴才做好了,立刻给你送来。」

    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皇后忽然喊道:「对了……璎珞回来了吗?」

「我—只是富察容音!」──《延禧攻略》书摘连载一百零九章 丧  妞书僮

    「没有。」明玉摇摇头,心中也十分遗憾,若是有璎珞的陪伴,想必皇后娘娘会好很多。

    皇后失望道:「本宫知道了,你去吧。」

    皇后并不是真的想吃江米年糕,故意选了这个费时许久的点心,是为了能够支开明玉。

    明玉走后不久,皇后慢慢从床上下来,一步步走出寝殿。

    冷风吹过空枝,茉莉花不知何时已经凋零而去,空留枯枝于风中摇曳,道不尽的萧索凄凉。

    皇后的目光越过空枝,遥遥望着不远处的角楼,脸上浮现同样萧索凄凉的笑容,轻轻道:「我这一生,真是步步错。」

    拔下头上珠钗,毫不在意地往地上一丢,皇后笑道:「我天性不爱拘束,却嫁进了皇家,成了大清皇后。」

    一只明月珰丢在地上,被她的鞋底无情碾过,她抬手摘着另外一只耳上的明月珰,笑道:「若我能安安分分地当个六宫典範倒还罢了,可我却贪恋儿女情长,妄想得到皇上的爱……」

    金钗步摇、耳珰玉环,一样一样从她身上脱落,就像她执着的过去,执着的责任,执着的爱情。

    不知不觉,皇后身上除却一件素白衣裳,已经别无他物,她立在高高的角楼上,衣摆迎风而展。

    「一错再错,我最大的错,就是生下永琏、永琮。」她痛苦地闭上眼睛,「你们两个不该投身在我这,我身为母亲,却无法保全你们,一切都是我的错……」

    淅淅沥沥的雨水从天而降,夹着细小的雪。皇后慢慢睁眼看向天空,抬手接了一片雨雪,雪花在她掌心融化,她心中酸楚无比,似乎老天都在惩罚她,暖阁起火时,不见天空下雨,到了此刻,竟突然下起雨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连说三声对不起,对自己的家族,对皇上,对两个夭折的孩子,最后含泪笑道,「对不起,璎珞,答应要等你回宫,可惜,我等不到了……不过,你要为我高兴,从今以后,我不再做皇后了,只做富察容音,我—只是富察容音!」

    她忽然张开双臂,如同一只白色的飞鸟,自紫禁城的角楼一跃而下。

本文摘自《延禧攻略》

「我—只是富察容音!」──《延禧攻略》书摘连载一百零九章 丧  妞书僮

「我—只是富察容音!」──《延禧攻略》书摘连载一百零九章 丧  妞书僮  年度话题大剧《延禧攻略》影视小说
  ★★两岸三地最完整版本★★

  这座深宫高墙内,有一个人从未失去自己。
  她,是魏璎珞,也是后来延禧宫的令妃,
  面对欺侮,她加倍奉还;面对爱情,她头脑清晰,
  从一介绣坊小宫女,步步成为紫禁城权势最盛的女人……


  爆红清宫剧延禧攻略──
  ★打破收视纪录,累积播放量超过160亿、海外破50亿
  ★引爆亚洲追剧潮,香港、越南、泰国……年度话题延烧
  ★吴谨言、秦岚、聂远、佘诗曼、许凯、谭卓──领衔主演

  关于延禧攻略小说──
  ★两岸三地唯一完整版,上中下三册完整收录全剧剧情,并加码收录即将上演的番外篇
  ★内附精美剧照,高冷经典色调、服饰道具细腻考究、各角色生动画面一次珍藏

作者:周末, 笑脸猫

出版社:新经典文化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