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螺旋」心理学:无止尽的焦虑,背后是什幺原因?

你有强迫的症状吗?为什幺心里总是出现无止境的焦虑与声音?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了,又开始担心随时会冒出另一个声音。多数人会将强迫症污名化,以及以异样眼光看待,这使得强迫症患者感到强烈的孤力感。在探讨强迫症时,除了理解背后原因,更重要的是给予患者包容与关爱。

有一种思考,无法甩开,怎幺忘也忘不掉,用尽涂抹还是能看到鲜明的烙印。

它叫做「思考螺旋」

当我们跟着螺旋向下转动,视线将越来越窄,心智越来越暗,身体越挤越紧,最后所有感官、思绪都聚焦在自我的疼痛中。(推荐阅读:你有强迫症吗?让有趣影片告诉你!)

即使逃脱了迴圈,跑回光亮的荒原,仍是一面害怕阴暗,另一面又为了确认阴暗不存在而持续寻找阴暗,永远活得提心吊胆。

「侵略性(思考)有可能得到主宰权,排挤其他所有思绪,直到它成为你唯一能够拥有的念头,永远必须去想它或为它分心。」

「思考螺旋」心理学:无止尽的焦虑,背后是什幺原因?
图片|《寻找无限的尽头》

《寻找无限的尽头》使用女主角艾沙(Aza)为第一人称的口吻,叙说两个高中女生因为一件失蹤案,和过去的朋友取得联繫后,逐步解开谜团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穿插艾沙的强迫性思考和行为非常写实,细腻地描写出强迫症的纠结思维。

艾沙在焦虑时会将右手大拇指指甲嵌入中指指腹,长年下来,圆圈的指纹上形成一道断裂的缝隙。因为手贱,很容易去抠它,总是扳开一道伤口。因此艾沙用 OK 绷包住,避免受到感染。但有个问题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这时,就要把 OK 绷拆开,检查是否受到感染。但大部分时候很难确定,即便感染了一时也看不出来,所以要用力挤出所有的血,把可能的毒素排出去,用洗手液消毒后,重新拿一条 OK 绷包起来。

某次她从河边调查失蹤案回来后,这幺描述自己的思考:

若你和我一样是强迫症患者,看到应该会觉得很熟悉,而且竟然有人能把这些意识流写得如此详细而讚叹。若你不是强迫症患者,可能会觉得:「你有病吗?」

重複、重複、再重複,仔细地检查各种念头。对细菌的想像贯穿了河水、手指、OK绷与伤口。那个「几乎」就是患者最害怕的字词,让人心想「如果感染的话⋯⋯」,这个意念很难赶走,因为总是有更深一层的担忧,也许连结到某种极大的痛苦、也许是同侪的贬低藐视、也许是溃烂死亡。

但我们难以意识到那些漩入底层的流体,因此抓了一项表层「可以焦虑的事物」来焦虑,就此成为思考上的惯性。往后一被引发焦虑的情绪,这项事物就此成为破损的浮木,漂流在脑海四处,日渐撞击你对世界的认知。

「思考螺旋」心理学:无止尽的焦虑,背后是什幺原因?
图片|作者提供

又像是另一段艾沙与男友亲吻时,纠结的思考再度浮出:

很像人格分裂吗?粗体字并非是另一个人,而是自我无声思考的擅闯,它强烈地保护心灵不受到伤害。当有任何一滴滴伤害到自我的可能时,这个机制马上启动,却造成心灵整体的瘫痪。就像一种心灵的自体免疫疾病,认友为敌,将原本相对正常的事情无限放大,攻击的力量盖过原有的思考,从无声变有声,主客易位,做出补救的行为,迅速地将伤害消除。

艾沙为自己感到可悲,她理解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样貌,恼人地古怪。这使她更焦虑,觉得全世界没有人可以忍受她,再也没有人会爱她。强迫症在亲密关係中形成一座阻碍,在患者周遭分隔出一道透明的墙,令人难以靠近。但这会让她更焦虑,意志更不坚定,沮丧地屈服于强迫行为。而当漂流成为习惯,认定这种软弱不值得被爱,也更看不起自己的屈服,萌生怀疑自己,怀疑存活的意义。

对强迫症患者来说,需要多一些接纳与包容,因为对于肉身死亡的恐惧,远不及精神层面被遗忘的孤独死去。她在推开他人的同时,心中也正撕裂地喊着:

「思考螺旋」心理学:无止尽的焦虑,背后是什幺原因?
图片|作者提供

综观全书,部分文字整段通通没有断句,相当刻意的手法,却是十分自然的表露。当你的眼球随着文字滚动,会跟着心跳加速。这完全反映出一个人陷入焦虑情态时,呼吸暂停,整个人僵在那裏,心智卡在某个点过不去的身心反应。

同时,艾沙也发明了一些「新词」,像是「思考螺旋」,她说「当你追随它往内绕,永远不会找到尽头,只会无限地越来越紧。」又像是「侵略性思考」,她说「因为就像侵略性的杂草,这些念头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到达我的生物圈,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扩散。」

我喜欢这些词,她把症状用一种象徵性的语言说出来,除了贴近徵状之外,也远离了单一病徵的标籤。治疗上,象徵更有着被转换为疗癒因子的潜力。

事实上,作者 John Green 本身就是强迫症患者,透过优异的文字表达能力,让他描写的艾沙完全符合现实中某一大类的强迫症思维;坊间看到的强迫症故事、个案报告等,大都由他者所写,或已经由个案本身消化过,再经由笔者润饰而成,文字较着重在「表象」与「因果」,虽然足够分析讨论,但未必能充份同理「过程」,也就常被忽略了这个「人」。

心理谘商中,常会陷入一个困境是:只看到个案的病症,却没看到个案生活的全貌,也就容易漏接了家庭、伴侣、朋友与社会带来的正负面影响。

尤其在家庭关係中,年纪较小的小朋友患有强迫症时,大都因为羞愧而不敢表达,家长只会觉得「怪怪的」,有沟通过的会觉得「想太多」。即便看完上述内文,可能还是会觉得「为什幺要这幺想/做?」这不是任何人的错,它的确是个令人疯狂与困惑的精神疾患。

但如果你愿意更了解,背后就是许多的担心与焦虑,或许能够有更多的谅解。

如同 Green 所说:「精神疾病的污名所带来的问题之一就是『孤立』。我至今仍清楚记得高中时有多孤独,而这份孤独又是多难以承受。我衷心希望我们能打破这个现状。[1]」

「思考螺旋」心理学:无止尽的焦虑,背后是什幺原因?
图片|作者提供

倘若艾沙前来心理谘商,除了练习强迫行为的改善方法之外,我们还有一些状况值得探讨。像是妈妈对金钱的担忧、过度保护等,如何造成艾沙的困扰?这一方面容易引发艾沙不自觉对「失去」的情绪模仿,另一方面又会因为潜意识中排斥「模仿妈妈」而阻抗的愧疚感。艾沙的强迫徵状,很可能出自于两种焦虑共存于内心,产生无法清除的互斥情感,而投射出想法后加以清除的过程。但这个过程很难自己用思考的方式理清,大都只能卡在某些难以修通的情感。如同艾沙简短的自述:「我想要再说些什幺,以表达我对她的爱当中的两极:谢谢你,对不起,谢谢你,对不起。」

而过世的爸爸似乎是稳定艾沙内心的力量,从她的思念与保存旧物品来看,或许能够成为高层次的疗癒因子,协助探讨强迫症当中,我相信极为重要的待辩证议题:生与死。

这个存在性的终极焦虑,让我们每当站稳脚步时,又担心随时被地震或强风晃倒。能够跳得高一些时,又给重力拉回。以为在谷底了,却仍忧虑前方是深渊等待着你。(推荐阅读:佛洛伊德谈焦虑:焦虑使我们刺痛,也让我们行动)

然而,时间一点一滴在走。

有时,你突然发现,也可以纯粹坐在树荫下,享受微风。逐渐体会着,难道生命不就是这样循循善诱吗?

你会因为哭过,理解什幺是揪心与释怀。

你会因为爱过,知道什幺是看着同一片天空的亲密,与离别消逝的椎心痛楚。

你会因为走过人生起伏不定的曲坡,体会到什幺是执着于螺旋的死处,与鬆手后看见遍满蝶花的无尽之路。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