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症」不是忧郁,他是一种跟想法无关的生理疾病

我个人身上的「障碍」挺多的,已经被确诊的有双极性情绪障碍,或者依照派别不同:称呼为双相性情感障碍。以前俗称:躁郁症。另外,还有解离性人格障碍与性别认同障碍,俗称「多重人格」与「我的大脑认为自己是不是男性、是女性」。但那个不在我们今天要谈论的範围内。而且我还有「思觉失调」症状,讲人话:「幻听、幻觉。」总之,因为这些「障碍」,我的生活其实并不太好过,或许我应该改名「罗侯罗」然后搬家到印度去(苦笑)。

首先,我必须要说:「这一切跟想法无关」。「精神疾病」的「精神」这两个字很容易误导大家,让各位以为有一个更高的存在,像是灵魂什幺之类的,但伪科学和宗教信仰不在学术讨论範围内。精神疾病是由于大脑和神经系统以及其他相关的内分泌等出现了问题,但有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在:在相当多数的人眼中,所谓的忧郁症,叫做「想太多」。这引发了很严重的后续问题。

忧郁,不是忧郁症;我再说一次:忧郁,不是忧郁症,两种是截然不同的东西。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一开始造成的器质性还是心因性,当进入到会被确诊为「忧郁症」的範围,它就是个是确确实实的「生理」上的疾病。

人之所以会有喜怒哀乐大致上分为正负面等情绪,是因为大脑及其他器官分泌各种神经传导物质的缘故,在一般状况下,时间到了就会停止分泌,所以你不可能永远处在同一种情绪里面。就算你因为一个超级好笑的笑话而笑到嘴巴脱臼,你也不可能一直笑下去吧?就算你因为看了一场剧情片而痛哭,你也不可能一直哭下去吧。

但重郁症的状况是,有关于正面情绪的神经传导物质的分泌机制出问题了,不分泌、或分泌量极低;然后有关于负面情绪的神经传导物质狂分泌,停不下来。而躁症正好相反。

因此,重郁症患者们,像是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正面情绪,儘管我理智上完全清楚这是一件应该令我感到开心愉悦的事情,我非常清楚。但我所感受到的,只有永无止境的焦虑、痛苦、悲伤、绝望。二十四小时:随、时、随、地;每、分、每、秒。这跟我怎幺去想的、用什幺角度去思考的,完全没有任何关係。

「忧郁症」不是忧郁,他是一种跟想法无关的生理疾病

我问各位一个简单的问题,当你们看到一个小女孩,因为受伤而双脚重残甚至失去了双脚,你们会责怪她吗?你们会叫他:「你为什幺不想办法自己用双脚爬起来呢?」或者:「你为什幺要让自己趴在地上呢?」显然不会,你会觉得好可怜,你会帮她,你会安慰她。

但,我们常常看到……我自己本人就常常被说:「你为什幺不想办法让自己好起来呢?」或者:「你会什幺要把自己困在情绪里面呢?」但,不存在的东西就是不存在,就像你无法要求没有脚的人「用脚」站起来,要求没有嘴巴的人「用嘴巴」说话。

为什幺?不为什幺,因为决定情绪的是大脑神经系统和内分泌系统,身体出问题了,就是出问题了。再说一次,这是确确实实的「生理疾病。」

那幺,躁症呢?除非你经历过郁症,否则你很难分辨出躁症。

这十几年以来,我一直处于重郁症的状态下,大约一年前,状况改变了。我突然变得有干劲而且心情超开心,十几年来没这幺开心过。我马上起了疑心。就如同重郁症的特色是没有任何原因没有任何理由的长期悲痛,毫无原因突然信心十足谈笑风生,对我这个习惯跟重郁症相处的患者而言,这铁定「有问题」。

经过医师的确认过后,我从单极性情绪障碍变成了双极性情绪障碍。俗称躁郁症。躁症加郁症。躁症,并不是暴躁,就如同忧郁不是忧郁症。轻微的躁症症状不需要特别治疗,因为对人们而言那是一段愉快的体验,美好到令人难以忘怀。

在躁症状态下,我的「正向思考」会被开到全满,所有人事物都变得有趣,我可以讲出非常幽默风趣的话,想到各种好笑的梗。思考,行动,谈吐,社交……任何事情都变得轻而易举,世界美好喜悦且充满希望。

如果说重郁症给人的观感是像黑洞一样随时随地都充满了负面能量,那躁症对他人而言,就是我的浑身上下充满「正面能量」、任何事情都能「正向思考」,完完全全一整个就是「感恩讚叹、法喜充满」的状态。

事实上,有些人「一辈子长期持续处在」轻躁症的状况下。这些人很受欢迎,因为轻躁症的症状表现在外所呈现出来的效果就是「个性很好、积极、乐观、正向、又认真、努力」,让人感觉与他相处是「幽默又轻鬆自在」的,因此轻躁症患者的言行举止,被常人羡慕并且「视为应该要有的标準」,甚至加码升级变成学校、政府、媒体、各类书籍吹捧的教条。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正面积极乐观,是好的。

「忧郁症」不是忧郁,他是一种跟想法无关的生理疾病

讲到这里一定会有人破口大骂:「那怎幺可能是病,你乱说」!不管是对患者自己还是亲友旁人,绝大部分常人都会「坚持拒绝」接受轻躁症的症状其实是大脑的「不正常状态」。

因为以对于产生的结果论和对于模糊概念下的一般人而言,那没有不良,那「很棒」。是,我知道很棒,因为我深刻体会到了那种「高度的愉悦与自信」,确实名不虚传。但我们用一个连续性光谱的角度来看,那已经离开所谓「正常」的标準而来到了「不正常」的範围,甚至再一步就踏入「疾病」的领域。

你可以把那些当成一个可以试看看的「理想」,因为处在轻躁状态下确实随时随地幸福洋溢。但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是,常人把那些症状当成「正常」,当成「应该」的。所以轻躁症患者在自嗨讲出来的一堆其实对他自己来说毫无意义的话,被拿来当成是至理名言,甚至是崇高价值标準。

然后,一般人再拿这些「教条」去要求郁症患者,要患者照这样改变想法,照这样「正面思考」。对重郁症、焦虑症、创伤压力症候群等其它相类似的疾病症患而言,这些是不可能办到的。我说过,认知归认知,情绪归情绪,这是生理疾病。所以这是很过分的再度伤害、三度伤害、四度伤害。

我很清楚那是疾病,因为我原本就是重郁症患者,所以我能够非常清楚地分辨只要一从躁症状态切换下来,我就会开始全面性检讨自己到底在发病期间讲了那些话跟做了哪些决定。大家会问,干嘛要检讨?因为开出那些支票的人「不是我」啊!躁症状态下,我很容易决定了或答应了人家什幺的,因为我觉得是小事一件,但是在郁症状态下,那就变成了难度很高的「重、大、负、担」。

一年来,双极的情绪通常在几天之内切换,甚至一天切换数次,最长曾经处在躁症状态下延续过长达快一个月。接下来的慢慢黑夜,中间可能会短暂半天或一天,一定还会夹杂着半天或一天左右的躁症。如果你是在那种状态下遇到我,那恭喜你,那你会很开心。但,别忘了绝大部分的时候,我就是个重郁症患者。你可以远离,妳可以不要靠近,但我请求你们千万别厌恶患者。患者们深受折磨,这是疾病,由不得患者自己的意愿。

躁症状态的我跟郁症状态的我,言行举止会相反,连核心基础价值观都会完全相反。这真的跟想法和意志无关。想法跟意志是大脑产生的后果,大脑决定了想法跟意志。想开就会心情好?真的不是这样。真实状况的顺序是相反的,是「大脑心情好,你感受到的结果就是自己想很开」。只是大脑非常擅于製造各种错觉,尤其是在时间上颠倒因果顺序。

从来就不是想法决定情绪,而是情绪决定想法。这一点,我相信跟我同样拥有双极性情绪障碍的朋友们都能感同身受。

「忧郁症」不是忧郁,他是一种跟想法无关的生理疾病

好,皆下来让我们讲回重郁症。我们最常遇到的「善意」,就是叫我们要「转念」。但上面已经有说明清楚了,那不仅没有任何正面效果,反而会产生毁灭性的打击。因为对于患者而言,该转的念都转过了,该想的正面思考我都想过。事实上患者之所以会崩溃,就是因为「确实经历且体会到了不管再怎幺转念、正向思考、想开点,就是完全没有任何一丁点用处的事实」,甚至还只会越转越糟糕,所以才崩溃,甚至自杀。

患者的想法常常反反覆覆,这就是因为疾病造成的。一般人很容易产生误会、不谅解,甚至感到不耐烦、厌恶。另外,不少患者会有各种行的自残倾向,这是为了让自己「更好过」,藉由让身体上的痛苦,去舒缓情绪上的痛苦。你或许会觉得,难道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吗?老实说,以「主动舒缓痛苦」而言,办法还真的是少之又少,而自残是极端少数「效果卓越」的方式,所以患者才会藉由此种方式去试图让自己好过一点,并且发出求救讯号。

同样的,自杀也是。自杀是为了「不要再痛苦」。请不要对患者说,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该为身边的谁谁谁着想这种话。这种话一讲出来,我跟你挂保证,自杀机率一定大幅度提高,因为患者选择自杀,就是为了「不再想要成为身边亲友的麻烦」、「为了不要拖累身边的人」。换句话说,就是因为患者「非常为身边的人着想」,所以选择自杀。

还有,真的请收回「自杀不能解决问题」这种屁话。自杀为什幺不能解决问题?自杀若成功,「当然能够」解决问题,而且是一劳永逸解决所有问题!解决什幺问题?解决我们身为患者,无时无刻处在永无止境的绝望悲伤痛苦中的严重问题。就像这篇文章所控诉的:「他们要求我们继续痛苦,却根本无法给我们解药。」

我讲最严厉的:社会对重郁症的妖魔化跟误解,就是「最大的问题」。

讲到最后,似乎有点绝望。嗯,不是似乎,而是事实上重郁症患者就是永远生活在这种绝望的处境当中,而社会的严重误解又让状况变得更糟糕到几乎无法处理。你会觉得困惑,那到底还有什幺方法。我会说:「有病,就该……」嗯,你了解的。在医疗方面,请寻求专业诊治。

眼睛生病找眼科、肚子痛找肠胃科、感冒找耳鼻喉科、跌倒找骨科。全身上下所有器官都有生病的可能,而大脑做为人体全身上下中最精密的器官,当然也会生病,而且是非常棘手的疾病。遇到这种状况,请找精神科和临床心里科。以药物辅助心理治疗是确实能够有效「控制」病情在一个至少动态平衡的状态,至少,还算撑得下去。

除了医疗资源,家人、亲戚、同学、朋友、同事等等周遭人们对于此疾病的「理解」是非常关键的。理解到这是确实的生理疾病,你才不会说出等同于害患者去死的白癡禁句。而亲友的包容与陪伴是「最重要的」。

为什幺我能够撑到今天?因为我很幸运,有我的家人在后面持续给我就医的资金,让我可以持续接受治疗,不然这真的是一笔非常庞大的长期支出。另外我身边也有一群好朋友,不离不弃,一直陪伴着我到今日:陪着我哭、陪着我笑。在我倒下的时候拉住我,在我试图努力站起来的时候扶着我。

陪伴,陪伴就够了,其实什幺都不需要讲,讲什幺都是多余的,与其让状况恶化,不如什幺都不用讲。相信我,光是你愿意陪伴在我们身边,这样对我们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最后,请各位务必记得:「这一切,与想法无关。」

因为,这是一个疾病。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