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性」真的是 Android 系统的竞争力吗?

以 Linux 为基础发展而成的 Android 系统由于原始码共享,被视为「开放性智慧型手机作业系统」的代表。但产业人士发现至今 Android 绝大多数还是 Google 自己的独脚戏,在没有第三方的贡献下,整个 Android 生态圈处于 Google 一家拼命贡献,其他人伸手索取的畸形状态。OHA 联盟成员过于保护自身利益的结果未来是否伤害了整个 Android 社群的长远发展?这值得我们仔细深思。

Google 绝不会坐视让 OMS(Open Mobile System)或 Sense UI 这类 Android 衍生产品反客为主,最有效的手法就是频繁升级 Android 版本同时持续修改 API 以造成相容性问题。
Android 阵营快速成长有目共睹
无论是在 Apple 刚结束的 WWDC 大会,还是 Google 于 5 月举行的 Google I/O 2010 大会,明眼人都不难看出一个事实:那就是两大科技巨头显然对自己系统的市场佔有率都很在意,另一个佐证是当市场研究公司 NPD 在 4 月的调查数据显示搭载 Android 作业系统的智慧手机第一季的销售量已佔美国市场智慧型手机总数的 28%,并首次超越 iPhone 时,而 Apple 随即对此研究结论提出质疑,并认为该调查的调查样本有限。Apple 虽不愿意公开承认,但 Android 阵营的成长速度足以让他们感受到严重威胁。
2009 年第 4 季平均每天有 3 万支 Android 手机被启用,这个数字在今年 2 月份上升到了 6 万支,现在每天的启用数量已经超过 10 万支。Android 产品不仅在 Apple 的大本营美国市场上超越 iPhone,在智慧型手机成长最快的市场中国也有异军突起之势。AdMob 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市场的活跃 Android 手机使用数量为 88.2384 万支,相比之下 iPhone 仅有 72.5358 万支,中国市场上 Android 阵营还有类似 OPhone 这类衍生产品。同样来自 AdMob 的数据显示今年 4 月美国市场採用 Android 作业系统的设备为 870 万支(绝大多数为智慧型手机),而採用 Apple iOS 作业系统的设备(包括 iPhone、iPad 和 iPod Touch)数量为 1,830 万支。虽然在绝对总量上仍有段差距,但由于 Android 系统的扩充能力和改良速度越来越快,这是自从 2007 年 iPhone 成为智慧型手机市场领先者开始,Apple 真正第一次面临实质性竞争压力。另外一家市场调查机构 IDC 则预计在全球市场上由于採用 Android 系统的使用者日渐增加,预料三年之内将超越 iPhone 和 Blackberry 成为第二大智慧型手机平台(仅次于 Symbian)。

由于各大手机品牌的踊跃支持,预料三年之内 Android 将超越 iPhone 和 Blackberry 成为第二大智慧型手机平台。
Google 追求的「开放」理想
虽然在各自擅长领域都领先群雄,Apple 与 Google 的企业文化却截然不同。由 Steve Jobs 一手创立(虽然他的员工编号不是第 1 号)的 Apple 其理念是让使用者可以更轻鬆地和更有趣地享受最新科技,所有的使用体验都被研发团队整合唯一并包装在时尚设计的外壳下,并以其优秀产品享有比同业高出许多的平均价格和毛利率。Apple 坚持的完美主义策略造就了独自一格的封闭规格,因此网路上最常见的 Flash 技术也被拒绝在 iPhone、iPad 和 iPod Touch 的门外,取而代之的 Apple 认为「更有前瞻性」的技术。
反观网路搜索引擎与广告巨头 Google 所提供的是完整的线上服务,Google 的发展策略从不因短期的获利机会而牺牲长期的发展利益,如此经营方针让 Google 提供的免费线上服务获得广大网路使用者的欢迎与支持,无论是线上影音分享网站 YouTube 还是社交网站 Orkut,Google 工程师藉由仔细分析着人们对内容的需求及社交互动的渴望,让群体智慧去创造新的使用者行为、将新服务与新应用发展成大众市场的需求。

网路搜索引擎与广告巨头 Google 所提供的是完整的线上服务,Google 的发展策略从不因短期的获利机会而牺牲长期的发展利益,如此经营方针让 Goolg 提供的免费线上服务获得广大网路使用者的欢迎与支持。
由于 Google 的业务模式为分析全球的网路资讯与内容,然后以此为基础销售广告,因此他们的产品必然要对整个网路开放,包括软体的原始码在内,唯有如此才能确保他们获得儘可能多的使用者。事实上 Google 是全球支持开放原始码(Open Source)运动的最大企业之一,它们现在总共有超过 500 个的开放原始码项目(大部分都是利用该公司的 API 来完成)。Android 作业系统的方向也深受此 Google 企业内「开放与共享」态度的影响,在 Google I/O 2010 大会开幕时,Google 移动部门关键人物 Vic Gundotra 甚至讽刺由 Apple 主导下的未来手机市场无异于一个类似《1984》科幻小说的异化社会:「我们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未来,一个一家公司、一个人、一种产品、一个运营商和唯一选择的未来」,他对台下的软体业者表示:「我们不想要这样的未来」。
「免费特色」吸引业者投入阵营
不可讳言,目前 Android 平台对整个行动通信产业上下游业者的吸引力不外乎下列几个:系统开放性、丰富(并且不断成长)的第三方应用软体数目、以及作业系统与 Google 服务免费。Android 系统打着免费与自由软体的精神,提供一个统一规格的系统平台,每个使用者都可以上网下载 Android Kernel 原始码,「Android Ready」的硬体上,随心所欲控制自己的装置。Google Android 平台提供了产业链各个角色一个共通开放的平台,从最上游的晶片供应商一路到最下游的电信业者。

透过低廉的费用加入产业联盟,可使产业链上的厂商各取所需,不但取得作业系统平台的共通性还可加速开发上市的时间。
Google 的原始初衷是利用集体智慧的经营模式,让从个人到厂商各取所需,尤其是在软体平台的开发过程中强调作业系统核心的公开,让所有业者都有机会参与此商业模式,但也让开发者能透过 Apache 2.0 License 来保留自己的程式码。目前 Android 相关产业联盟包括 OHA(Open Handset Alliance,开放手持装置联盟)与 OESF(Open Embedded Software Foundation,开放嵌入式软体基金会),透过低廉的费用加入产业联盟,可使产业链上的厂商各取所需,不但取得作业系统平台的共通性还可加速开发上市的时间,进而拥有投入更多资源在提高产品在市场上的差异性,提供预装的特殊软体可在相同的硬体架构(解决方案)下呈现更多元的商品。
对于设备製造商领域,Android 的推广战略是分别是在 ARM-Mobile 架构、MIPS-CE 架构与 Intel-X86 PC 架构三个级距透过免费软体的方式来渗透旧有封闭的付费软体生态,利用降低硬体供应商在授权软体方面的支出(替硬体製造商节省软体费用)来吸引其加盟,省下来的授权软体开支可转移投资在软体工程师身上(撰写客製化软体)。这对过去以硬体组装及降低生产成本为主要竞争力、却在软体领域遥遥落后欧美竞争对手的台湾厂商及大陆山寨厂商来说,可说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我们看到台湾厂商与大陆山寨厂商蜂拥而上推出搭载 Android 系统的各式设备自然也不会感到意外。

Google 推动「OHA 开放手持装置联盟」的初衷是希望建立一个健康的产业生态圈,进而吸引更多厂商加入 Android 阵营中。
OHA 联盟内非 Google 成员贡献寥寥无几
目前不论是晶片供应商、OEM 品牌厂商、软体供应商都纷纷表示鼎立支持 Android 系统,然而对于 Android 能否改变整个智慧型手机市场的格局?许多人仍然感到怀疑。在 Google 的强力号召下,OHA 联盟拥有 40 多家包括从晶片、电信业者到手机品牌业者加盟,在 OHA 的官方网站上更不乏 Intel、ARM、中国移动、华为、Acer、Dell、SAMSUNG、LG 等重量级角色。但 OHA 究竟是「明星队」还是「一盘散沙」?这个问题没有人敢打包票,对于ARM、Intel 这类晶片供应商来说,Android 系统其实可有可无。因为它们本来就针对市场上所有系统提供解决方案、也不会特别为 Android 系统推出一款专用晶片(例如 Apple 推出 A4 处理器),只是拿现有的产品进行包装。

对晶片供应商来说,Android 系统其实可有可无。因为它们本来就针对市场上所有系统提供解决方案、也不会特别为 Android 系统推出一款专用晶片。
而对于电信业者来说,它们的关注焦点不在终端产品,而是如何利用 Android 这个系统整合自身的服务,从而让使用者继续使用而不会转向其他竞争对手。Google 允许手机製造商或电信业者可藉由自行开发 / 特製化应用软体来增加产品吸引力,更可以预设该款手机连接电信业者自己的软体商店,这种方式深得电信业者的喜爱。站在电信业者的角度,类似 Apple 直接控管 App Store(以及收入现金流)权力一把抓的方式绝对是最不愿意见到的方式。因为电信业者希望确定自己能主导服务的提供(以及最重要的「收费」),因此以 Android 系统为基础的软体商店成为目前电信业者最受欢迎的解决方案。最后对于 SAMSUNG、LG、MOTO 等手机品牌厂商来说,Android 只是多了一个手机作业系统的选择,而且相比于微软提供的选择成本更低!除了 NOKIA、Blackberry、Apple 与 Palm 之外、其他手机製造商过去都支援作业系统平台。由于 Symbian 系统架构相对陈旧、Windows Phone 7 的推出又处于真空期,Android 成为目前最合适的选择。
Google 推动「OHA 开放手持装置联盟」的初衷是希望建立一个健康的产业生态圈,进而吸引更多厂商加入 Android 阵营中。然而一个健康的产业生态圈必须有下列两大前提:(1)多位参与业者都为生态圈贡献(2)生态圈内多数业者都能获利。过去很多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产业联盟都满足以上两点,例如 Linux 产业联盟内不论是 Redhat、Novell、Intel 还是 IBM,主要参与者一方面应用 Linux 平台、一方面也把自己开发的技术贡献给 Linux 社群,众人努力的结果帮助 Linux 在伺服器市场拥有可观的市佔率。在垄断整个 PC 产业 Wintel 联盟中,我们也看到一方面微软推出功能更强大的作业系统及办公软体,一方面 Intel 推出更强大的处理器支援微软的新软体、因此生生不息。

中国移动的 OMS 还是 HTC 的 Sense UI 都是不与其他同业分享的自有软体。这主要由于其他业者对 Google 仍存有戒心,希望避免重蹈 PC 厂商过去的覆辙。
然而前述的「正向循环」目前在 Android 产业生态圈并未发生!Android 社群正处于 Google 一家贡献,其他业者伸手索取的畸形生态。检视 Android 的原始码可发现绝大部分由 Google 员工撰写,鲜有其他社群成员贡献程式码的蹤迹。无论是中国移动的 OMS 还是 HTC 的 Sense UI 都是不与其他同业分享的自有软体。这主要由于其他业者对 Google 仍存有戒心,希望避免重蹈 PC 厂商过去的覆辙:过去微软将其软体开放给许多终端硬体厂商,进而达到「机海战术」的目的。虽然现在看来无可避免,许多手机厂商仍努力扭转受限于 Google 的策略布局而成为未来低毛利的受害者(目前 PC 产业的参与厂商都是 Wintel 联盟策略低毛利的受害者),纷纷以 Android 的开放平台为基础研发自己专有的使用者介面。无论是 MOTO(推出 MOTOBLUR 使用者介面)、HTC(推出 Sense 使用者介面)甚至是中国移动的 OMS(Open Mobile System)都是业者倾向使用专属使用者介面的结果。这些产品符合 Android 的软体许可证(在法律上无可厚非的),但过于保护自身利益的结果是伤害了整个产业生态圈。

由于 Android 新版本底层 API 变动将造成大量相容性问题,极端情况下甚至将导致整个应用程式必须重写,HTC Sense UI 与 OMS 正处于这种情况。
搞懂 Google 制订的游戏规则为首要之务
目前的 Android 系统公开其原始码、但与 Linux 系统相比却不算是开放软体,业界判断一个产品是否开放?主要取决于是否有大量来自第三方的原始码进入主干区。OHA 联盟这种身在同一阵营中却又互相竞争的利益关係使得 Google 在协调联盟成员时困难重重,但 Google 也绝不会坐视让 OMS(Open Mobile System)或 Sense UI 这类 Android 衍生产品反客为主,最有效的手法就是频繁升级 Android 版本同时持续修改 API 以造成相容性问题,进而重新取得主导权。由于多数消费者希望购买搭载新版本系统、拥有新功能的产品,所以 HTC 和中国移动也不得不屈服于 Google 之下。各品牌业者或由于资源有限(此为主要原因)、或由于市场行销的考量而不愿意替自己已经问世产品升级至新版本作业系统、这导致已购机的消费者怨声载道。市场上已经有许多问世的机种无法升级至 Android 2.2 甚至是 2.1 系统。

MOTO MILESTONE 直接搭载标準 Android 系统(基本没有过多修改),这样的优点是确保在 Android 系统升级时的相容性。
包括 HTC 和中国移动在内的亚洲业者认为自己大量修改了 Android 系统内介面就是创新、就能赢得消费者的偏好,如此想法看来相当危险。由于 Android 新版本底层 API 变动将造成大量相容性问题,极端情况下甚至将导致整个应用程式必须重写,HTC Sense UI 与 OMS 正处于这种情况,所以 Android 的升级之日就是 HTC 与中国移动的痛苦之时。反观与 Google 同样来自美国的 MOTO 对于游戏规则的掌握就显得高人一等:MOTO Droid 直接搭载标準 Android 系统(基本没有过多修改)。Blur 介面更被评价为「更像一个应用程式而不是一个 UI」,这样的优点是确保在 Android 系统升级时的相容性,也是 MOTO 产品通常都是率先升级 Android 新版本的背后原因。
类似 OMS、HTC Sense UI、LePhone UI 这类独立于 Android 架构之外又不贡献整个产业联盟的亚洲业者来说,未来的道路可能更为艰辛!日前 Google 已经透露下一次 Android 系统的全面升级将主要解决目前用户体验不佳的问题,而当前各大手机品牌厂商盛行的「特殊 UI 介面」很可能将在下一次 Android 升级后被全面禁止,因为在 Google 看来、这些也是影响 Android 用户体验的重要因素。如何在与 Google 的博奕中全身而退、进而达成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这是所有 OHA 联盟成员必须立刻正视的课题。

Google 已经透露当前各大手机品牌厂商盛行的「特殊 UI 介面」很可能将在下一次 Android 升级后被全面禁止。

你可能喜欢的: